第639章 我對你,到此為止了!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639章 我對你,到此為止了!

    “你剛才和甜甜在一起?”阮黎驚道。

    聽見甜甜的名字,聶御霆臉上的冷意又更甚了幾分。

    一想到洛瑤說的,安琪兒為了嫁給凱澤爾,不惜未婚先孕,他的心就陣陣惡寒。

    “那么可愛的小女孩,卻被你當作追求虛榮的犧牲品。呵,安琪兒,你這張臉蛋下骯臟的靈魂,真令我刮目相看!”

    阮黎真是被聶御霆給氣到了。

    這個男人,說話是這么難聽的么?

    私生女?骯臟的靈魂?

    “這是我的事!你管不著!”

    阮黎氣得不想再和他多說一句話,跺腳就往前沖去。

    可就在她經過聶御霆身邊時,男人一把拉住了她。

    “我管不著?”聶御霆冷笑,“剛才是誰主動湊上來,對我說什么親吻是借位。你說這些,不就是想讓我不要誤會,不就是想勾引我,吊著我,讓我對你胃口滿滿嗎……安琪兒王子妃?”

    “好好!我就是勾引你!我就是吊著你,行了吧!”阮黎終于爆發了。

    她一把甩開聶御霆的手,也不顧嗓子里陣陣冒煙的感覺,拼命嘶啞地對他喊起來。

    “我不僅勾引你,我還無恥地利用甜甜嫁給凱澤爾!我做這一切的目的,就是因為我有一個虛榮骯臟的靈魂!我為了嫁進王室不顧一切!”

    聶御霆愣住。

    盡管面前這個安琪兒的聲音啞得不成樣子,但他還是被她的嘶吼給徹底鎮住了。

    不為別的,只因為她那張臉,那樣憤怒的神態,像極了阮黎。

    他看得愣住,幾乎以為自己穿越時空,回到了幾年前。

    那會兒他因為傅少頃的事誤會阮黎時,她也和他發過脾氣,不過這么又氣又痛的模樣,他從沒見過。

    “等等!”

    他拉住氣沖沖要離開的阮黎。

    “你放開我!”阮黎怒了,想扔開他的手,可聶御霆攥得死死的,根本不給她甩開的機會。

    嘶……

    阮黎不覺痛得皺起眉頭。

    看見她痛苦的模樣,聶御霆下意識放開了手。

    原來,他握得太緊,以至于阮黎被大鉆戒硌得生疼。

    聶御霆松開手的瞬間,鉆戒奪目的光彩立刻再次在阮黎指間綻放。

    罕有的極品鉆石,最頂級的切割,可不是蓋的。

    聶御霆的心臟驟然一縮,鉆石的光芒刺眼,更刺得他心痛。

    不知道是不是酒勁上來了,他感覺大腦也有點嗡嗡作響。

    就在這時,他耳邊傳來安琪兒決絕的聲音。

    “聶御霆,你聽好了。既然你這么討厭我,我也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就算我勾引你好了,那你現在聽好,我對你的勾引,到此為止了!”

    阮黎說完,鼻尖越發酸得不行。

    她趕緊轉身,趁著眼淚流下來前,離開了花園。

    “笨蛋!聶御霆這個笨蛋!”

    阮黎難過得不行,雖然剛才口頭逞能,但心里還是忍不住作痛。

    “啊!”

    她奔回宴會廳,不料卻和一個人撞在一起。

    “不好意思……”

    阮黎扶了對方一下,也沒細看,轉身又要走。

    可是對方卻一把拉住了她,壓低聲音道:“阮黎……”

    阮黎身子一震,回身才發現,原來和她相撞的人,竟是魯苑。

    今晚是為余世宗舉辦的送別宴,魯苑作為K國總統隨行人員,自然也在邀請之列。

    只是沒想到,會在這里碰上。

    阮黎愣一下,“魯老板。”

    魯老板蹙眉,將她拉到一旁。

    “我剛才看見聶御霆進了花園,你現在又這樣忙忙慌慌跑出來,是不是和他說什么了?”

    阮黎垂著頭看腳尖,“沒說什么。”

    “你還瞞我?你的性子,哪兒會像剛才那樣胡沖亂撞?是不是聶御霆說什么冷淡的話,刺激你了?”魯苑又問。

    阮黎咬咬唇,終于啞著聲音開了口。

    “他不是冷淡,他是討厭我。他說我貪圖王室富貴,寧可接受一夫多妻制也要嫁給凱澤爾。他還說,甜甜是私生女……可甜甜才不是……唔……”

    阮黎話沒說完,嗓子就已經劇痛難忍,咽喉處有一絲絲血腥味道,多半是剛才氣急對聶御霆嘶吼,把養了兩天的嗓子又弄得發炎了。

    “好了好了,你先別說話。我聽說了藝術館火災的事,你多半是吸入煙氣傷了喉嚨吧!別說話,先喝點水。”

    魯苑說著,叫來服務生,要了一杯溫水。

    阮黎喝了幾口水,稍微潤了潤嗓子。

    她還想說什么,被魯苑給制止了。

    “阮黎,我明白你的心情。聶御霆對你冷淡,只因為你們之間的誤會沒有解開。你要明白,聶御霆現在說的做的,都是針對安琪兒,而不是阮黎。”

    阮黎擰著眉,“可我雖然換了名字,我的臉沒變啊!他對我冷淡,不就是因為他已經忘了我嗎?如果他對我還有感情,他難道不該愛屋及烏,對我也好一點嗎?”

    “你錯了,阮黎!”魯苑搖頭,“正因為你的臉沒變,他才對你更加冷淡啊!你想想,如果你真的是安琪兒,對聶御霆而言,你就是一個長得像阮黎,卻要嫁給凱澤爾的女人。他對你當然是討厭的,又或者說……”

    魯苑說著,頓了頓。

    “又或者說,他就是在生氣!他想要得到你,彌補失去阮黎的痛苦,可是你偏偏是他不可能得到的女人,所以他生氣,又氣又痛!”

    阮黎愣住。

    魯苑的話提醒了她,其實她偶爾也有點錯亂,一會兒在用安琪兒的心態對待聶御霆,一會兒又在用阮黎的心態對待聶御霆。

    就好比剛才,如果她是安琪兒,她怎么會向聶御霆解釋,說她和凱澤爾是假吻呢?

    她以凱澤爾未婚妻的身份和聶御霆說什么假吻借位,他自然會把這當成是勾引了啊!

    “你說得對,魯老板,是我……是我自己沒有處理好。”她垂下頭道。

    “好了,你先好好冷靜一下。我覺得你們倆現在最重要的問題,就是沒有把身份的誤會解開。如果你告訴聶御霆,你就是阮黎,這一切都迎刃而解了。”魯苑一語道破。

    阮黎艱難咽口唾沫,“那我先去拿點嗓子疼的藥吃掉,再去找他,好好把話說清楚。”

    “這就對了!”魯苑點頭,“你趕快去吃藥,我先去找到聶御霆,給他一點暗示。”

    阮黎答應,趕緊去找凱澤爾拿藥了。

    魯苑走進花園,找了一圈,卻沒找聶御霆的影子。

    走出花園,她這才發現,聶御霆不知什么時候,已經坐到了宴會廳的角落里,正在一個人喝悶酒。

    想必也是因為剛才的吵鬧而難過了。

    魯苑走過去,“聶總。”

    聶御霆和她淡淡打個招呼,又再端起一杯酒。

    “聶總,我剛才碰到安琪兒了,我看她的樣子,好像不開心啊!”魯苑坐下道。

    聶御霆冷笑,“王子妃,能有什么不開心的?難不成,是嫌訂婚鉆戒不夠大,不夠刺眼?”

    魯苑聽出他話里的鄙夷,頓時也就明白,為什么阮黎剛才那么難過了。

    曾經相愛的兩個人,幾乎從來沒有冷言冷語過。

    現在因為身份隔閡,彼此說著傷害的話,自然都難過了。

    魯苑咳一聲,繼續道:“其實安琪兒之所以來莫納,也是有她的苦衷。”

    “苦衷?”

    聶御霆挑眉,一口飲盡酒杯中的余酒。

    “她能有什么苦衷?”他淡淡問道。

    魯苑看著他,嘴角微微勾了勾。

    顯然,聶御霆還是很在乎安琪兒的,要是不在乎,他才不會管什么苦衷不苦衷的。

    他只是故作冷淡而已,怕也是內心糾結得很。

    魯苑放了心,拿出手機,從相簿里翻出一張照片。

    那是她一直珍藏的照片,是阮明楓年輕時,和莫納三世的合照。

    “她之所以來莫納,是因為她的母親和莫納有很深的淵源。聶總,你看這個……”

    “聶總!我可算找到你了!”

    魯苑話音未落,洛瑤突然快步走了過來。

    魯苑手心一震,趕緊把手機鎖上。

    那張照片可是絕密照片,絕不能被任何人看見,否則,阮黎的身份就很可能被識破,而阮明楓的真實死因也查不到了。

    還好,洛瑤的全副注意力都在聶御霆身上,并沒有發現魯苑剛才要展示照片的事。

    “聶總,那邊的大使一直在找你,說是剛才有事沒和你聊完。你看,要不要現在過去?”洛瑤道。

    聶御霆抿抿唇,“我過去。”

    他說著站起身來,不覺有些頭暈。

    “聶總,你當心。”

    洛瑤想扶他,卻被聶御霆推開。

    “我沒事,你讓楚河把車開過來等著。我和大使說幾句就回去。”

    聶御霆說著,有點腳步不穩地走開了。

    洛瑤轉頭,朝魯苑陪笑,“那我們先過去了,不好意思。”

    “沒事,我也就是坐坐。”魯苑道。

    洛瑤點點頭,轉身離開。

    坐坐?唬小孩呢?

    洛瑤在心底陰笑。

    自從給聶御霆下了藥之后,她整晚的視線都沒有離開聶御霆。

    剛才看見魯苑坐到聶御霆身邊,她就頓時緊張起來。

    雖然不知道魯苑要說什么,但是聶御霆現在的狀態,不能和任何人走得太近,否則就很容易發現她下藥的事。

    所以她趕緊跑過來打斷了他們的談話,找了個借口讓聶御霆先離開。

    算了算時間,那杯酒的效力差不多快要生效了。

    生效后,聶御霆就會像醉酒一般不省人事。

    剩下的,就是和她在一起共度良宵了!

    洛瑤想著,心里樂開了花。

    今晚她一定要使盡渾身解數。阮黎也好,安琪兒也罷,總之明天醒來,她要讓聶御霆心里只有她洛瑤!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