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六章 籠罩在重重迷霧中的小偉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溫酒。

    冷雪。

    孤寂的月夜。

    大地銀裝素裹。

    澹臺明滅學著方寒的樣子,把劍背在了身后,行走在深夜的林城夜路,沒有動用靈力,留下一串很長的腳印。

    腳印很長很長,隨著澹臺明滅的身影,很遠很遠。

    “我們的相遇究竟是宿命,還是有人刻意安排,重生者如此之多,究竟是誰在布局?將命運交在別人手上,怕是都不放心,共同努力,找出答案。”

    方寒依在門邊,雙手抱懷,一手中拿著酒杯,酒杯之中半杯酒,望著澹臺明滅的身影消失。

    “我寄人間相思愁緒于明月。”他緩緩抬起頭,對著半輪殘月,將那杯中酒一飲而盡。

    他站在門口,護體靈力自動涌起,擋住了冷冷的北風,即便是酒館未關門,也能不受冷風侵襲。

    依在門邊睡著了。

    酒館老板,不知何時,早已趴在桌子上也睡著了。

    唯有小黑和公雞小偉相對,兩個人在用武識交流。

    小黑道:“從此之后,你叫我大哥。”

    公雞小偉不同意道:“憑什么?”

    小黑自豪道:“當然是論資排輩,要知道,我可是最早跟隨少爺的,所以,你要叫我大哥。”

    公雞小偉反對道:“這是武者世界,弱肉強食,誰做大哥,必須打過才知道。”

    小黑怒斥道:“你敢說弱肉強食?少爺說了,武者的存在,便是為了守護天下眾生的,強者的責任,便是守護弱者,這才是武者的初心。”

    他嘆氣道:“真是悲哀啊,這種基礎常理,你不會不知道吧?真是可憐,見識太少了。”

    公雞小偉哼聲道:“儒家有云,知之為知之不知為不知,是知也。”

    “呸!”小黑不屑地道,“為自己的無知找借口。”

    “豎子,無知!”公雞小偉不再理會小黑,將自己的頭顱藏在了翅膀當中,睡覺去也。

    小黑乃是極陰之氣所化,在晚上這陰氣很重的時間,十分興奮,想睡而睡不著,他也不是正常的生靈,完全體會不到睡眠的舒服。

    萬族生靈,在沒有修行時,都需要睡眠去調整身體的狀態,去消除疲憊和恢復力量。

    所以,很多生靈在修行之后,還是保留了這一習慣,不是為了其他,只是習慣而已。

    小黑覺得十分無聊,開始感受林城內的陰氣,又想以那天的情況一樣,順著陰氣,去探測四周遠方的狀況。

    一夜無話。

    第二天,天大亮。

    暖暖的陽光照射進林城。

    方寒伸了個懶腰,看著大街上,人來人往,淳樸的百姓早已起來,不是忘記了昨天的大戰,只是為了生存。

    酒館老板也早就開始忙里忙外,他覺得 很是奇怪,昨晚在桌子上趴著睡覺,第二天起來,也不覺得有任何不舒服和疲累,相反,頗有精神。

    他覺得,一定是那位白發劍仙在,帶來了福氣。

    高興得很呢,老早就去準備了。

    小黑在繞著公雞小偉轉圈,十分好奇地問著:“這天都亮了,怎么也沒有聽見你打鳴啊?”

    公雞小偉冷哼著:“雄雞嘶鳴,陽光到來,暗夜之中的諸邪避退,怕你這等邪祟之物受不了。”

    小黑無言以對。

    不過,小黑之言卻引起了公雞小偉自己的深思,自己現在進入妖獸行列,自可控制。

    但自己一直以來,好像從未打過鳴,這有點不符合常理。

    “我不知道,是在背后操縱一切。”

    “我不知道,控制著一切的人,想要做什么。”

    “但我方寒絕對不會任由別人操縱我的人生。”

    “即便,我只是蒼梧大陸上的一棵小草,我也有斬破日月星辰的心。”

    方寒抬眼,直視正散發著千萬道光芒,給大地帶來溫暖和光明的大日,心中戰意澎湃,前路無論有多少險阻,都無法將他阻止。

    即便迎接他的是死亡,他的命,要他自己來掌控。

    外面的人太多,小黑擔心自己的模樣會嚇到別人,身影迅速消失,化作了方寒袖口上的一朵黑色蓮花。

    “少爺,昨夜無事,我利用無所不在的陰氣,探得一個消息,正氣幫之人,竟然要將你作為一個磨刀石,來磨礪弟子。”小黑將昨夜探知的消息傳給方寒。

    “小黑,從此之后,你就在我的袖口,好好修煉吧。”方寒道。

    他轉身,看向公雞小偉,一陣頭大,帶著一個小黑,現在又帶著一只妖獸公雞,有一點太過累贅了。

    他凝視著公雞小偉。

    公雞小偉渾身上下都覺得不自在,他真的怕自己的主人鳳飛一個預料錯了,方寒將自己當成烤肉給直接烤了。

    識海中,紫色的古劍震動,紫劍之上,各種金色的古字在浮動。

    方寒集中所有武識,將公雞小偉籠罩,試圖將公雞小偉給看穿,他剛才無意之間,凝視公雞小偉時,竟然有一種看不透的感覺。

    就仿佛自己的眼神不好。

    有一層淡淡的薄霧,將公雞小偉隱藏在了薄霧當中,無論如何看,就是看不清楚。

    然而,當他用眼睛再看時,公雞小偉就那樣明明白白地站在那里,十分清楚。

    這時,他動用了武識凝結而成的古樸紫色長劍,撼動了上面的金色古字,想借此再看一下公雞小偉。

    然而,那一種感覺再次出現了。

    云山霧罩的感覺。

    他動用了武識,竟然無法將一個武師境的妖獸看個通透,竟然被一層若有若無的薄霧隱藏了,仿佛是在隱藏公雞小偉的真實身份。

    “小偉,我問你一件事情,在你的記憶當中,你就是一只公雞嗎?”方寒收回武識,開口問道。

    “我一直是一只公雞啊!”公雞小偉不明白方寒什么意思,他舉起翅膀,自己打量了一下,審視了一下自己,自己的確就是一只公雞啊。

    可是直覺告訴方寒,這絕對不是一只普通的公雞。

    否則,以他的武識強度,怎么會看不透?

    “你還記得,你是從哪里來的嗎?”方寒追問。

    “在我記憶中,是主人將我養大的,據他說,當年他還小時,在一處火山爆發后,撿到我的。”公雞小偉仔細回憶。方寒瞇了瞇眼睛,火山?公雞小偉身上的顏色也很奇怪。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