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懲治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先前這人與錢胖子站在一起,倒沒有感覺他有多魁梧。

    此刻單獨站出來,再一看,虎背熊腰用來形容他實在太過貼切。

    渾身肌肉虬起,將衣袍撐得鼓鼓的,隨時要爆出來。

    往前踏出一步,龐大的壓迫感撲面而來。

    尤在瞳孔張了張,眉心打成一個結,壓低了嗓音道,“姑娘小心,此人可絕非憐香惜玉之人,不可硬抗,待會兒找機會逃吧。”

    靜靈意外的看了他一眼,沒有開口應答。

    畢竟跟那種人渣在一起,未必是什么好貨色。

    胡威“砰”的一聲落地,腳下青石板應聲而裂,他桀笑一聲,緩慢的抽出腰側佩劍。

    劍身發出輕微的嗡鳴聲,配合著他的語調,讓人毛骨悚然。

    “小丫頭,咱們速戰速決,你少受些皮肉之苦,我也好提前交差。”

    話音落下,手中長劍也完全拔出,淺吸了口氣,擺好架勢,一劍朝靜靈胸口刺去!

    竟然是要直接要了她的命!

    靜靈慌忙側身一躲,可惜那人如蠻橫犀牛,橫沖直撞,速度還極快,一不小心衣袖被劃破一道,有血滲出。

    錢胖子一看,當下眉開眼笑。

    “媽的,狠狠弄她!記著留口氣,晚上老子還要帶回去床上慢慢折磨。”

    靜靈心底冒著火,拼命壓制著。

    她清楚,若是此刻表現出自己很憤怒,那錢胖子就會越發變本加厲。

    分神剎那,一道劍風迎面襲來,靜靈閃身一躍,腳下青石板瞬間被劈的四分五裂!

    “好大的蠻力,”靜靈心里暗嘆一聲。

    若是硬碰硬,她絕對占不了上風。

    輕飄飄落在尤在身邊,順勢拔出了他腰側佩劍。

    “借劍一用!”

    再次騰空一躍,“錚”的一聲嗡鳴,長劍狠狠碰撞在一起。

    火花四濺!

    靜靈只覺虎口一陣撕裂的疼,整條手臂都麻了,腳下不可抑制的往后退了半步。

    胡威咧嘴一笑,露出一排白森森的牙齒,手握長劍一陣瘋狂砍砸!

    力道一下比一下大,靜靈纖弱的身板根本抵抗不住,被震得連連后退,腳下滑出一道深深地溝壑。

    兩條手臂徹底麻木,手中長劍的刀刃也被他用蠻力碰撞出層次不齊的豁口。

    她果斷棄劍飛身后退。

    胡威哈哈大笑,兩腳一踏青石板,地面跟著一沉,結實的身軀縱身跟上。

    “被嚇傻了嗎?扔了劍,你更沒有勝算!乖乖受死吧小綿羊!”

    他笑的張狂邪佞,看靜靈落地,砰的落地將她逼到墻角。

    “怎么不跑了?想通了?這才對嘛,一刀解決,輕松上路!”

    靜靈嘴角噙著淺笑,不慌不忙。

    “知道我為什么扔了劍嗎?”

    胡威先是一怔,緊接著呸了一聲,“扔與不扔,都是一個結局,我沒必要知道原因。”

    “因為……劍并不是我保護自己的利器,香才是。”

    “香?”

    一縷淡淡的幽香隨著風飄入鼻尖,胡威還沒有搞清楚狀況,下一秒,渾身奇癢難耐!

    伸手撓了一下,竟然越來越癢!

    而且皮膚好似毫無知覺,何時將皮肉撓爛了都不知道!

    一股寒意如同從陰暗處爬出的毒蛇,順著他的脊背蜿蜒而上,他這才感覺到恐懼。

    “你、你對我做了什么?!”

    “沒什么,只是讓你聞了點世間少有的香氣罷了,這香有個十分好聽的名字,叫百花斷腸,我可是特意找了個下風向,讓你一人獨享這香氣,可別浪費了。”

    說完,不理會嘴里哀嚎不止的胡威,舉步朝錢胖子走去。

    帶了這么多人都被這女人解決,錢胖子心底的恐懼自是不必言說。

    “別過來,你別過來!我警告你,錢府就在旁邊,你要是跟我動手,絕對吃不了兜著走!”

    話雖這么說,但帶來兩個最厲害的保鏢全都折在這女人手里,他心里還真有點害怕,要是府里的人全都來了,有沒有辦法能制住這女人。

    “日后我們就是鄰居,吃不完,咱們慢慢吃……”

    轉眼間,靜靈已經到了錢胖子面前。

    看著他身上因恐懼而顫抖的肥肉,靜靈厭惡的擰起眉頭。

    兩眼倏地瞇起,語氣冷如碎冰,“你先前說,要把我如何來著?我這人記性不太好,麻煩你再說一遍。”

    “我……”

    “記住,要一字不落,完完全全的復述一遍,錯一個字,我就讓你嘗嘗你護衛遭受的皮肉之苦,聽懂了嗎?”

    錢胖子嚇得渾身流油,哆哆嗦嗦的復述剛剛說的話,

    “媽、媽的,狠狠弄她,記得留一口氣,老子晚上……老子晚上……”

    眼看著靜靈眼底結了一層冰霜,錢胖子這后面的話是怎么也說不出來了。

    “女俠、女俠饒命啊女俠!”

    砰——

    靜靈直接一腳將他踹飛出十幾米遠,看他嘔出口血,不緊不慢的走了過去。

    “口出狂言!草菅人命!目無王法!”

    每說一句,抬手便是狠狠的一巴掌!

    三巴掌下來,錢胖子被扇的七葷八素,原本肥胖的臉再次腫了一圈。

    “讓你這種人渣活在世上,只會禍害更多人,倒不如我今日……”

    她正要動手,尤在忽然閃身到她面前。

    “姑娘不可!若殺了錢少爺,你也會有大麻煩,他罪無可恕,會有官府懲辦他的。”

    靜靈冷笑一聲,“他先前來這院子便說了,縣令大人拿他無可奈何,既然王法不治他,那就由我代替!”

    “還請姑娘手下留情,錢府就這一獨子,而且錢府絕非姑娘想象那般簡單,即便姑娘無所畏懼,那你身邊的人呢?”看靜靈面上有些許動搖,他繼續道,“你無法時時刻刻保護身邊的人,凡事留一線。”

    錢胖子口齒不清的求著饒,“女俠饒命啊,只要放我一次,日后絕不糾纏,求你了,我給你磕頭了!尤在你再說句話啊!”

    靜靈眉心緊擰。

    剛剛這人罵出來的話還尤在耳側,讓人不禁作嘔。

    “放你一馬?當然可以。”

    靜靈伸手,將一枚丹藥擺在他面前。

    “吃了這個,我就放你走。”

    錢胖子愣了,“這是……”

    “不是毒藥,不會致死。”靜靈繼續道,“吃了它,我就放你走。”

    錢胖子猶豫了好一會兒,在尤在的催促下,將那藥丸吃的。

    靜靈手一揮,一股若有若無的香氣在錢胖子周圍環繞,下一秒,他痛苦的捂著肚子大叫起來。

    “你剛服下的東西,與我手中的香氣會產生共鳴,你可以稱之為‘蠱’,若你日后再作惡,那可別怪我手下不留情!”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