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陰影


本站公告

    “魚已入網,正在繼續搜索。”

    聽到耳麥里傳來這句話,江峰就知道那個試圖引爆眼前這個巴羅坦人的術士已經被抓住。

    但他并沒有要松懈的意思,又將【守護光環】切換成【鈴音符咒】開始用靈力搜索周圍。

    突然,他耳朵一動,腳下【奉獻】立馬鋪開并使用了【圣光爆破】。

    “啊!”

    隨著一聲慘叫,江峰知道自己鎖定的方向沒有錯,一個試圖使用爐石逃跑的術士被他給留了下來。

    按住耳麥,江峰開口道:“10點鐘方向,有一名術士。”

    “收到。”

    而就在江峰打算繼續搜索時,一發極具腐蝕性的【暗影箭】朝著他激射而來。

    一直處于戒備狀態的江峰瞬間就將【鈴音符咒】轉換成了【翡翠之鏡】。將飛來的【暗影箭】給吸收了進去。

    不僅如此,【暗影箭】在被【翡翠之境】后吸進去后的下一秒,又從翡翠之鏡里飛了出來,目標直指剛才它過來的方向。

    這就是【翡翠之鏡】在雙重光環下強化的效果,它現在不僅能吸收對方的魔法攻擊,還能將它反射回去,真正意義上的成了一面鏡子。

    偷襲江峰的術士明顯沒有想到圣騎士還有這么一招,被自己射出去的【暗影箭】打傷后發出一聲慘叫。

    接著他也不躲了,沖出樹林對著江峰喊道:“你算什么圣騎士!你肯定早就發現了這里有平民在被惡魔追趕,第一反應竟然是呼叫支援而不是來救人,就你這樣也配當圣騎士!?我呸!”

    但剛“呸”完,就被一個【沖鋒】過來的巴羅坦戰士給壓在了地上。

    江峰聽完恍然大悟的點點頭,說道:“所以你們是覺得我應該是發現后直接沖過來,然后買一送一,和這位平民一起死在你們手里才算一名圣騎士嗎?”

    被壓在地上的術士滿臉都是怨恨,死死盯著江峰說道:“少給我狡辯!不將他人的生命安全放在第一位!?你還算個什么狗屁圣騎士!你遲早會被圣光拋棄的!記住!你一定……嗚嗚嗚嗚……”

    就在他還想說什么時,卻被那個壓制住他的巴羅坦戰士封住了嘴巴,只能“嗚嗚”亂叫。

    接著戰士一邊用魔法鎖將他銬住,一邊說道:“被逮住了還話這么多,希望你跟我回了執法局后也這么能說。”

    但江峰卻對這位巴羅坦戰士擺擺手道:“沒事,讓他繼續說,我還挺想聽聽他的精妙邏輯。”

    “你確定?”巴羅坦戰士有些奇怪的看著江峰問道。

    “嗯,我確定。”江峰點頭。

    “行吧,什么時候想讓他閉嘴,吱個聲就行。”說完巴羅坦戰士松開了捂住術士嘴巴的手。

    “來,繼續,你剛剛還想說什么?”

    術士怒目圓睜的瞪了江峰一會兒,怒喝道:“我從沒見過你這樣不合格的圣騎士!”

    “嗯嗯。”江峰點點頭:“你說的都對,“所以你們準備下這個陷阱,的確是準備來抓我的咯?”

    這次術士卻不說話了,只是死死盯著江峰。

    “喂,做人講點素質好不好,我都讓你罵的這么爽了,回答我一個問題不過份吧?”

    “呸!老子就沒見過你這么狡詐的圣騎士!竟然靠人多欺負人少,你的榮譽感呢!”

    “我狡詐?”江峰浮夸的瞪大眼睛指著自己,“我說你這邏輯也太清新脫俗了吧,合著只允許你們準備陷阱抓我,不許我叫人把你們給圍了?”

    “滿口狡辯!你真讓我惡心!”

    聽到這,江峰也不知道該怎么繼續和他交流了。

    ‘這年頭做反派不需要智商的嗎?他們難道真的就是篤定因為我是圣騎士,所以就算發現了這是陷阱,也一定會先來救人?’

    ‘他這樣子也不像是裝的啊……好像真就這么蠢?’

    “有種放開我!我們來一次一對一的決定,我向你挑戰!你敢應戰嗎!你這個虛偽的圣騎士!”

    嘆了口氣,江峰看向那位巴羅坦戰士說道:“謝謝,我說完了,你可以把他帶走了。”

    “看的出來你們聊的很愉快。”巴羅坦戰士說完堵上術士的嘴把他帶走了。

    ‘神經病人思路廣,2b青年歡樂多啊……怎么把自己的智商拉到和他們一個層面去和他溝通也是一門學位啊。’

    搖搖頭,江峰繼續開始搜索周圍。

    一小時后,確定周圍再也找不出任何職業者的一位巴羅坦獵人走到江峰面前跟他握了握手說道:“不愧是龍國精英,一出手就抓了三名術士,佩服,佩服啊。”

    “不敢當,受之有愧。”

    江峰這句話說的真心實意,與其說是他出手抓了這三個,更不如說是這三個自己送上門來的。

    “你們國家的人就是喜歡謙虛,那我先帶他們回去審問了,你的功績我會如實……哦不,夸大一些匯報給上面的。”

    被逗笑的江峰搖搖頭說:“我跟你們一起回去吧,既然對方已經盯上我了,有可能這只是第一波攻勢而已,還希望長官你可以保護我一程。”

    巴羅坦獵人猛拍一下腦袋道:“瞧我這腦子,你說的對,還有,不用叫我長官,叫我伯克薩就好。”

    “好的,伯克薩。”

    收拾好行裝,江峰騎上摩托車跟著部隊一起駛離了這片小樹林。

    等車隊揚起的灰塵慢慢遠去,原本江峰所站的地方浮現出一只紅色的【基爾羅格之眼】眨了眨,接著很快便消失在空氣中。

    “不僅實力過人,而且謹慎聰明,嘿嘿嘿嘿……”在遠離這片樹林的一處小鎮上,剛召回【基爾羅格之眼】的黑袍男子一邊說一邊擦了擦口水,“難怪能把克羅夫特殺掉,果然是個優秀至極的圣騎士啊,嘿嘿嘿嘿……”

    說著說著,黑袍男子的口水又不禁流了下來。

    剛來沒多久的長弓男子聽到后看向他問道:“克羅夫特?就是那只變形怪嗎?它死了?這家伙殺的職業者可比你還多呢。”

    再次擦掉流出來的口水,黑袍男子回答道:“是啊,死在龍國一個圣騎士的手上,剛聽到這消息時我還在嘲笑那個白癡呢,但現在我倒是覺得它死的不冤。”

    “怎么,你已經試過那個圣騎士了?”長弓男問道。

    “是啊,送給他們三個術士呢。”

    “三個?”長弓男聽完挑了挑眉,“只是試探一下他的實力,需要這么浪費嗎?”

    “為了不讓他產生戒心,犧牲三個術士不算什么,只要能抓著他,嘿嘿嘿嘿……抹了一把嘴,黑袍男子瞪大了眼睛說道:“我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看從他身上能吸出多么漂亮的圣光能量了,嘿嘿嘿嘿……”

    ……

    這邊江峰已經跟著大部隊回到了軍事基地中,與伯克薩擁抱道別后江峰找到了葛鴻光的臨時辦公室。

    敲門進去后江峰還沒說話,葛鴻光就先喊道:“好小子!果然出人意料啊!還真讓你逮著三個術士,這比我這一個連抓到的都多,真有你的!”

    江峰卻是搖搖頭,將事情的前因后果仔細分析了一遍給葛鴻光聽。

    “中尉,您說當地的術士是不是有點太憨了?”

    葛鴻光聽完一拍桌子道:“你這是顯擺你聰明呢?不說一般圣騎士的確沒你這么心思縝密,一聽到呼救聲還能想這么多,就說你這八百里開外就能聽到呼救聲的本事,我是沒聽過幾個圣騎士能有,那些術士哪能想到你把他們給演了,逃跑計劃根本沒機會實施啊。”

    江峰聽著也有道理,自己的確是將能做的都做了,那三個術士被抓的也不算冤。

    看著江峰還在糾結,葛鴻光拍著桌子說道:“別糾結了,我這還有一大堆事等著你去做呢,累不累?累的話我給你一天假,不累現在就給我做事去。”

    “不累,隨時待命。”江峰敬禮道。

    “行,你先去吃頓飯,等著我給你消息。”

    “是!”江峰說著剛轉身要走,又想起什么似的對葛鴻光說道:“中尉,我有些東西還放在立巴肯村,你能派個人過去幫我取回來嗎?”

    “這個好說,立巴肯新的職業者隊長已經選好了,明天就去報道,到時候等扎爾達回來報道時讓他把你的東西也帶上。”

    “那就最好了……還有一件事。”

    “說。”

    “我能不能兌一點盧比,我想資助立巴肯村里的一個小女孩上學。”

    江峰雖然自認沒法改變世界,也沒法改變這個國家的基礎教育,但遇上能幫的人,他還是想幫一把。

    “當然行,要不要我借你點?”

    江峰擺擺手,說道:“不用,我自己有。”

    自從進了燕大之后,江峰一點花錢的機會都沒,所以小金庫不僅沒跌,反而還因為各種獎勵而漲了不少,反正用來負擔一個小女孩上學的錢是沒問題的。

    ……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里,江峰發現葛鴻光還真沒騙他,的確有一大堆的任務等著他去做,多的他幾乎都快跑熟了整個阿羅托德。

    也對這座魚龍混雜的小鎮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

    官方軍隊、反官方軍隊、icpc組織、兩大宗教派系、莫羅德人一片混戰,江峰真懷疑他們打起來能不能分清誰是隊友,誰是對手。

    每天都有無數一拍腦子就被想出來的戰爭計劃,每天也有無辜的平民因為這樣的戰爭計劃而死去。

    就在前天,江峰親眼看著一個原本是為運民車隊提供食物和補給的站點突然發生爆炸。

    江峰雖然迅速前往救援,但這次爆炸還是造成了128人遇難。

    “嘩啦啦啦……”

    一個水池前,江峰捧著水洗去了臉上的沙塵以及內心的疲勞。

    找了塊空地坐下,江峰拿出一瓶礦泉水看著對面的葉慶生說道:“要水嗎?”

    葉慶生擺擺手,回答道:“不用,我有。”

    “你呢?”江峰又看向另一邊的孫光雄。

    “我也還有一瓶呢。”

    點點頭,江峰擰開瓶蓋“咕嘟咕嘟”喝了起來。

    這次的任務由他們三人一起執行,任務目標是查清一個名為塔卡村的污水案,為了這個案子,巴羅坦方已經犧牲兩名職業者了,所以這次才派出江峰這支精銳小隊去探查。

    江峰被葛鴻光任命了為了行動小組的隊長,意思就是是讓兩位兩個人聽他的指揮。

    葉慶生和孫光雄兩人知道后完全沒有任何意見,因為江峰這段時間表現出來的能力和實力都超過他們,或者說整個連隊太多了。

    孫光雄此刻心神無比的匹配,兩天前,他和江峰同樣見證了那場爆炸案,那如地獄般的光景讓他始終無法釋懷。

    “江隊,你說都和平年代了,為什么這些人還非要用屠殺平民來試圖解決問題呢?”

    江峰看了他一眼,搖頭道:“和平?這只是你在我們自己國家待久了的錯覺而已,在這里待了半個月,我算是明白了點東西,這里很多人根本就還活在中世紀,甚至還想把你一起拖回中世紀,送你去死或者當奴隸。”

    “唉。”往地上“啐”了一口,一臉的不忿。

    拍了拍哦他的肩膀,江峰將水瓶重新插回腰間后對兩人說道:“走吧,塔卡村的村民們還等著我們呢。”

    開著車來到塔卡村,經過一套江峰已經非常熟練的程序后,江峰很快就了解了這里發生的事情。

    他們的水庫被污染了,這對于一個村莊的生計來說簡直是滅頂之災,而且他們沒法做清理,因為到現在都還沒抓到那個污染水庫的惡魔,而前兩支被派來執行任務的小隊都死在了水庫邊上。

    經過了解,第一支來調查的小隊是由一名1階2級的薩滿領隊,但在他們抵達的第二天,村民們就在水庫旁的草叢里發現了他的尸體。

    接著來的第二支隊伍是一名1階4級的圣騎士和一名1階4級的潛行者,可他們也只是調查了兩天,就被發現死在了水庫旁的田地中。

    “真夠棘手的啊……”

    讓當地的執法隊長回去后江峰感慨了一句,然后掏出小本本記錄起來。u

    
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