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一劍破皇甲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第一千六百四十一章  一劍破皇甲

    唯獨風踏臣皺眉,冷冷問:“他便是帝子?”

    “柳神復活,就是他所為!”姬炎親口說出。

    霧棠七女皆是齊聲拱手:“霧村后人,恭迎帝子歸來!”

    “帝子!”

    南部靈州的方向,過來九人,皆是皇者。

    由年長老人帶領,白須垂落,年紀看似依然很高,已然到來。

    如今黑暗退去,四州來人,都能活動自如。

    唯有風踏臣,坐在王位上,冷峻中流露出不屑。

    年少老者靈熒,緩緩開口:“踏臣,帝子已經出現,你意欲作何?”

    “祖訓所言自然不假,可我無法容忍一位弱者,主導族群的將來!”

    風踏臣言語中,充滿蔑視。

    王鳳麟扛著鳳鳴刀,嘀咕說:“不就是仗著修為高,別說給我千年,給我一千年,我早就成仙了!”

    明殤冷哼:“你眼中的強弱,如何區分?”

    “實力的強弱,一眼明辨!”風踏臣回答。

    莫如龍冷峻開口:“你是何時成皇的?”

    “前一百年手刃天尊,又用百年劍斬至尊,后一百年成皇!”風踏臣透著傲氣。

    三百年成皇,的確是天縱之才。

    林霄不屑恥笑,透著漠然。

    風踏臣面色冰冷,察覺到這幾個小輩的無禮。

    吳濤冷漠道:“我等十六歲修武,加入校盟,成為學子修煉至今,已滿十年,尚不足三十歲,在玄尊境可斬天尊,在天尊境可斬大尊!”

    “不久前,我們皆入大尊境,破境當天,鎮殺至尊!”

    “我們不要三百年,只要百年,便可成皇!”

    “給我們三百年,便可成帝!”

    ……

    吳濤話語響徹天地間,讓四周皇者,皆是動容看來。

    不僅是因為這等豪言壯志,而是因為吳濤說出的話,太過于驚人。

    修煉不過十年,卻已經到了這一步!

    難道他們出生后,就沒用靈藥打下過根基?

    風踏臣眼神透著驚色,身為雷道傳承者,本身脾氣就不好,也不是優柔寡斷的人。

    他平靜說:“終究只是大尊,不止至尊境,皇境瓶頸有多難,有些人被瓶頸所困,一困便是一生!”

    “那你可曾經歷過,修煉環境,天地靈氣全無,靈草都看不見半根,靈石更難孕育!”

    明殤冷眼詢問。

    風踏臣皺眉,顯然經歷過這般蠻荒的景象。

    畢竟北部王州,就是皇靈果也能孕育出很多,更別提其他千年靈藥。

    根本不缺靈石!

    明殤漠然道:“你又可曾經歷過,沒有所謂的長輩強者護道,日日夜夜活在威脅中!”

    “你又豈會經歷過,為了一枚靈石,都要用命去搏殺!”

    “為了一株靈藥,無數人被迫用血手之軀,硬撼妖獸的爪牙!”

    “你們都沒經歷過,可我們,經歷過!”

    “我們七人,還有我哥蘇洛,崛起于末法時代后期,經歷過五荒異族帶來的恐怖高壓生活!”

    “我和我哥,經歷過為了一枚靈石,赤手空拳與強大數倍的異族搏殺,被妖王追殺過!”

    “你們,沒經歷過!”

    ……

    此刻,明殤對于這些先民,沒有半點敬畏。

    是他們選擇,以實力來分人,還要分出所謂的三六九等!

    既然是這般規矩,那明殤他們桀驁一生,今日又何必縮著腦袋做人!

    王鳳麟扛著鳳鳴刀,凝聲道:“同境界內,老子一刀斬你!”

    “放肆!”

    風踏臣被明殤的話所觸動,畢竟終究是族群的族人,沒想到外界的生活,已經艱難到這一步。

    其實明殤他們年少時的經歷,別他所述的嚴峻百倍!

    在風踏臣背后,走出一名紫甲皇者。

    蘇洛漠然道:“我看是你放肆!”

    紫甲皇者冷眼看去,在他們眼中,或許只尊他們的王,便是風踏臣。

    既已如此!

    蘇洛頃刻間拔劍,是閻羅劍!

    黑色的閻羅劍,頃刻間出鞘,伴隨著蘇洛的神識、氣血、氣海真元外涌!

    三力合一!

    蘇洛一劍橫空,漠然道:“鮮衣怒馬,少年時!”

    “一日看盡長安花!”

    明殤幾人默默念出。

    還有遠處的仲非啟和南青征,也被驚動過來。

    對于蘇洛的劍招,眾人很清楚。

    如今蘇洛一劍出!

    天地悍然失色。

    天地劍意入潮,猶如實質,讓明皇清晰感覺到,一旦蘇洛成皇,勢必比他當年更加可怕!

    紫甲皇者一念間,爆發的并非氣血,而是渾身纏繞雷霆。

    修的是雷道!

    天落雷霆千丈!

    蘇洛一劍破之,順勢一劍破了他的紫甲。

    風踏臣瞳孔驟縮,頃刻間出手攔下這一劍,虎口發麻,救下紫甲青年。

    若不阻止,今日蘇洛依舊要逆伐皇者!

    蘇洛收劍,冷冽道:“這是教訓,他們七個,縱然犯下滔天大錯,只有我能教訓,誰敢欺他們,我便殺誰,你們,亦不例外!”

    王鳳麟傻傻笑著,明殤撇嘴,晃悠著大腦殼。

    蘇洛的話,沒人敢強勢。

    這樣一尊妖孽,除了這些先民沒見識過,可是南青征他們都見識過蘇洛的風采。

    昔日,蘇洛為了他們幾個,敢屠五荒!

    今日,亦敢屠了至尊窟!

    王鐵憨幾個人,外人也不能欺!

    蘇洛展現的實力,已經證明,能夠一劍斬皇!

    王鳳麟扛著鳳鳴刀:“大個子,同境界內一刀斬你,信不?”

    “我便與你同境界一戰!”

    風踏臣竟然應戰了。

    一尊準帝級人物,竟然在此刻迎戰。

    王鳳麟本來就好斗,拎著刀,指向那尊紫色王座,一本正經說:“要干架就賭點東西,賭你那個板凳如何?”

    “那是王座!”風踏臣臉色發黑。

    王鳳麟不在乎說:“甭管什么王座和板凳,你賭不賭?”

    “可以,你若贏我便屬于你,可你拿什么對賭?”風踏臣饒有興趣。

    王鳳麟很光棍說:“我全身窮的叮當響,你想要啥,就說吧!”

    “我要你這個人,你若是輸了,便位列我身后雷王衛當中!”風踏臣說著。

    王鳳麟一聽,不賠本的生意,直接握刀提升自己氣勢。

    這才多久,王鳳麟的實力又增強了!

    身為大尊境,體內氣血已超過110萬納!

    風踏臣不僅修神道,還修氣血道。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