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擒獲米子晗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家族的大門一直都為你敞開,是你自己不愿意接受現實。”姚長林說道:“雯瑾,他死了,不會在活過來了。”

    “哥,我不想談這個話題。”姚雯瑾轉過身,漠然道。

    姚泉抓住機會說話:“姑姑,那個王小飛真是你兒子?如假包換的那種。”

    姚雯瑾背對他說道:“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既然他是你兒子,那我讓他給我當面道個歉,應該沒什么問題吧。”姚泉說道:“他可是當著那么多人的面讓我下不來臺的,這要是沒有個說法,我以后還怎么出門?”

    說完姚泉又指著自己的臉:“還有,姑姑你轉過來看看,看看你兒子下手多重?差點毀掉我英俊容顏。”

    姚雯瑾緩緩轉身,說:“泉兒,都是姑姑的錯,你想要一個道歉,姑姑給你就是了。莫要在為難小飛,他……也不容易。”

    “他不容易?”姚泉冷笑:“姑姑,你怕是不知道你那個寶貝兒子最近搞出了多大的陣仗,他不容易?他只會讓別人不容易。一個小明星就因為得罪了他,前途盡毀,甚至連門都不敢出。你兒子可是放了話,要弄死對方。”

    姚長林呵斥道:“瞎說什么!這些小道消息也可以隨便拿出來說嗎?你給老子閉嘴。”

    姚泉梗著脖子說道:“爸,你也不能這么偏心眼吧,我才是你兒子。再說了,我怎么就瞎說了,你上外面打聽打聽去,那個叫米子晗的家伙,是不是被王小飛給毀掉了。哪怕躲到澳島也還是被王小飛揪出來,下場如何,就不用我再多解釋了吧。”

    “夠了。”姚長林怒斥道:“少在這里大放厥詞,滾出去。”

    丁若云聽到這話就不樂意了,站出來將兒子護在身后,嚷嚷道:“你就只會欺負我們娘仨!真有本事,你幫兒子討回公道啊。”

    姚雯瑾靜靜的看著這家人表演。

    這時候,姚冰又跳了出來,對姚雯瑾這個姑姑發難。

    “雯瑾姑姑,我說話直你別介意。雖然你說那個姓王的是你兒子,但是我們絕不會承認他的身份。”姚冰說道:“我們姚家除了你之外,不會有人喜歡他,也不會有人歡迎他踏入姚家的大門。我希望你能明白這個道理,他在外面怎么作死那是他的事兒,可若是再把矛頭對準自家人,你可不要怪侄女下手狠辣。我們姚家人,不能被人白欺負!”

    姚靜文看著姚冰,那雙古井不波的雙眸中,透出了一股冷然銳氣。

    “還輪不到你來教訓我。”

    姚冰說:“我當然沒想過要教訓姑姑你,我只是想讓你明白一個道理。你姓姚,所以我尊敬你,至于其他人,就休想從我們這里討到好處。這次我可以看在你的面子上放過他,若有下次,我定會讓他知道得罪姚家的后果是什么!”

    姚雯瑾往前走了兩步,這個瞬間她爆發出來的氣場,直接將姚冰給碾壓了。

    前一秒還很硬氣的姚冰,這一秒就慫成了狗。

    她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狀態的姚雯瑾。

    在姚冰的記憶中,姑姑姚雯瑾一直都是那種軟軟的很好欺負的人。

    姚長林趕忙站出來回護自己的女兒,“雯瑾,冷靜寫。冰兒不是那個意思,她只是心疼弟弟罷了。”

    姚雯瑾沒有理會自己哥哥,徑直走到了姚冰的身前。

    姚冰聲音都多了幾分顫抖:“你要干嘛?”

    姚雯瑾甩手就是一巴掌。

    姚冰捂著臉,傻了,半晌之后才驚懼的喊道:“你敢打我!”

    姚雯瑾冷漠的說道:“這巴掌是教你,跟長輩說話的時候,得知禮節懂進退,胡亂講話是要被教訓的。”

    姚冰又驚又怒,罵道:“姚雯瑾,你以為自己是誰,竟然敢打我!我跟你沒完!”

    局面幾近失控,姚長林作為一家之主,此刻必須站出來控場。“都給我閉嘴!若云,把他倆給我帶出去。”

    丁若云變成了一個瘋婆子:“姚長林你個孬種,自己女兒跟兒子被打了,你連個屁都不敢放。嫁給你老娘真是瞎了眼!”

    姚長林吼道:“再敢胡咧咧,老子連你一塊揍,還不快滾!”

    丁若云雙眼通紅,用極度怨恨的目光盯著姚雯瑾看了半天,最終還是憤憤然的領著自己一雙兒女走了出去。

    姚長林長長的松了口氣,調整了一下情緒后轉過身看著妹妹:“雯瑾,小孩子不懂事,你又何必跟他們一般見識。”

    姚雯瑾說:“子不教,父之過。姚冰跟姚泉變成這樣,你這個當爹的要承擔最大的責任!”

    “雯瑾,我怎么說也是你哥哥,你咋能這樣說我?”姚長林也有些不悅。

    “我就是因為看在你是我哥哥的份上,才只打了她一巴掌而已。你知道我以前的脾氣的,同樣的事兒若是擱在二十年前,她已經是個殘疾人了。”姚雯瑾說完,轉過身再度跪在了蒲團上:“你走吧,我累了。”

    姚長林臉色鐵青,拳頭攥得幾乎要出水,沉默了片刻之后,重重的一甩衣袖,離開了。

    片刻之后,明叔默默的推門進來。

    “姑姑,他們走了。”明叔說道:“就是走的時候,臉色不太好。”

    姚雯瑾說道:“嫂子太寵著姚冰跟姚泉了,這么下去早晚會出大事兒。”

    “姚冰性格太跋扈,姚泉呢又是個不學無術的家伙。姚家若是落到他們手里,才是真正的完蛋。”明叔說道。

    “跟我沒什么關系。”姚雯瑾說:“我早就不把自己當成姚家人了。”

    明叔聽著這話,很是心疼,道:“姑姑,你別這么說。”

    姚雯瑾對著菩薩像磕了三個頭,“明叔,你說他會愿意見我嗎?”

    明叔沉默了。

    “連你也不知道么?”姚雯瑾苦笑,“是啊,若換了是我,也不會想要見面的。可是明叔,我真的好想他,這二十年來我沒有一日不想他。尤其是這段時間,他在香江闖下了赫赫威名,我對他的想念就越發的不可收拾。”

    明叔緩緩開口:“姑姑放心,老奴就算是豁出去這張臉,也會把少爺請來的。”

    姚雯瑾猛的站起來,走到了明叔面前:“真的么明叔,我真的還可以與他見面么?”

    明叔點了點頭:“我一定會把少爺帶到姑姑面前的。”

    ……

    澳島一日游結束后,王小飛將宮雪郡和小櫻桃送到了機場。

    她們出來的時間太長了,必須的回去。

    而且接下來還有很多事兒要處理,重中之重就是洗刷掉宮雪郡身上的污點。

    這是大事兒,耽擱不得。

    宮靈郡那邊已經做好了一切準備,久等宮雪郡回到京城,計劃就可以開始了。

    香江這邊也會做出配合,主要由向家負責。

    畢竟向家手里捏著媒體,這是最佳的發聲窗口,并且向家發聲,那些鬧事兒的家伙也不敢去找向家的麻煩。

    宮雪郡也知道事情輕重,所以縱然有千般不舍,也還是乖乖的上了飛機。

    等到飛機起飛之后,姬長柳也打過來電話,關于何氏產業的劃分,雙方已經基本上達成了一致,剩下的都是些細節問題,就不用他們親自出馬,交給手下去辦就可以。

    這種事兒王小飛并不怎么在意,讓他在意的是姬長柳說的另外一件事兒。

    安卡特羅家族命人把米子晗送到了何家別墅門口。

    何淼知道王小飛跟這家伙有過節,所以就交給了姬長柳。

    現在米子晗正跟姬長柳他們待在一起。

    王小飛掛上電話之后就立刻驅車回到了何淼的別墅,在這里,他看到了這位昔日的明星。

    米子晗已經沒有了電視上的帥氣,此刻的他特別的猥瑣,在得知自己被安卡特羅家族放棄之后,米子晗的天就塌了。他掙扎過,抗爭過,然而就他這個小身板根本不是那些身強體壯的保鏢的對手,被敲暈了之后直接綁到了這里。

    見到王小飛,米子晗只想給他跪下,懇求對方饒自己一命。

    王小飛打量了一下米子晗,什么都沒說。

    但那個眼神已經說明了一切。

    “大哥,我錯了,我被豬油蒙了心,你大人大量就不要跟我一般見識,把我當個屁放了吧。”米子晗痛哭流涕的懇求原諒。

    王小飛提著他的衣領把他塞到了車子的后備箱,對著坐在輪椅上的何淼抱了抱拳:“何生,多有打攪,我們就先告辭了。”

    何淼點頭:“王先生慢走。”

    王小飛坐上車,這次是王青云充當司機,姬長柳則坐在副駕駛幫他指路。

    回到香江已經是夜里十一點多,王青云跟姬長柳都深感疲憊,畢竟談判消耗了很多腦細胞,彼此打了聲招呼之后就回房間去休息了。

    王小飛則毫無睡意,他將米子晗帶到了自己的房間,準備審問。

    米子晗在后備箱呆了幾個小時,整個人都是懵的。

    當王小飛將房門關上的剎那,他撲通一聲就給王小飛跪下,小雞啄米似得磕頭。

    不說話,就磕頭。

    哪怕地上鋪著的是地毯,這家伙也硬生生的把額頭給磕出血來。

    可見他此刻有多么的驚慌失措。

    王小飛坐在椅子上,點了支煙:“放心,我就問你幾個問題,你若回答讓我滿意,我不會傷害你的。”

    米子晗趕忙說道:“王先生盡管問,我一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