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四章 玩兒


本站公告

    有針性了。

    騎士隊的球員都很明白,他們贏下這場比賽后,很可能就死里逃生了。

    余歡帶著一條受傷的手臂,湖人又折損了科比-布萊恩特。他們在接下來的比賽中,想要贏騎士隊一場,將會是非常艱難的。

    這還是在余歡一定能完全出席接下來比賽的情況,如果余歡不能出席接下來的比賽了呢?

    那樣的湖人隊,是絕對打不過騎士隊的。

    這場比賽,騎士隊必須要贏。

    勒布朗-詹姆斯鼓舞隊友鎮定,起到了非常好的作用。此時此刻,騎士隊球員的專注度完全被調整到了同一頻率上。

    余歡接下來所遇到的困難,仍然不小。

    而且因為余歡的左手有傷,騎士隊的犯規還都很有針對性。他們會針對余歡的右手傷病,他們會制造身體接觸。而今天,裁判定下的基調,本身就是在鼓勵對抗。

    余歡都忍了,他額頭上的汗,一半是運動出汗,還有一半是疼的。

    清清的專注程度也已經來到了極限,在這種情況下,余歡的壓力相對減少了一些。

    另外,余歡的表現其實也在鼓舞隊友。

    湖人球員的振奮程度,其實是要高于騎士隊球員的。騎士隊那是背水一戰,尋求一線生機,湖人隊也是。

    湖人隊球員也認為,他們如果不能抓住這次機會,他們接下來可能就完了。

    沒人愿意成為被0比3落后逆轉的背景板,沒有人愿意當背景板。

    所以湖人隊反而在逐漸的縮小分差,差距在逐漸的縮小,直到末節比賽的第六分鐘。

    余歡左手三分再進,湖人扳平了比分。

    余歡仰天長嘯,他怒吼著,左手捶擊著自己的胸口。

    余歡咆哮著,他們扳平了比分,接下來壓力都在騎士隊那邊了。

    “防守!”余歡拍著自己的胸口喊道。本來他應該是拍手給隊友鼓勁,但是他的右手疼,所以只能拍胸口了。

    但是效果是一樣的,湖人球員這次在防守端變得更加專注。

    更加專注的湖人隊,防守端卻沒能防住。

    勒布朗-詹姆斯殺進來了,勒布朗-詹姆斯的持球殺傷能力,在nba聯盟仍然是舉世無雙。

    勒布朗-詹姆斯碾著就進來了,然后把球送進了籃筐。

    裁判少有猶豫,沒吹羅伯特-考文頓犯規。

    現在這個狀況,裁判其實也不會吹了。他不知道該不該吹湖人隊犯規,他覺得自己此時不該再有偏向性,湖人隊已經拼傷了后場雙核,而現在他們被余歡帶領著,而余歡右手骨裂。

    在這個狀況下,裁判覺得自己不應該再有傾向性了。讓比賽,回歸比賽本身。讓這場比賽的焦點,再次變成“23與23”的針鋒相對。

    獨臂余歡斗詹皇。

    當余歡的右手受傷時,勒布朗-詹姆斯的確重新成為那個占據優勢的人。

    獨臂余歡好像成了挑戰者,而這樣的位置讓余歡和湖人隊顯得更壯烈。

    湖人隊好像重新成了挑戰者,大家暫時忘記了比賽的總比分。

    “這比賽給我的感覺,好像是一場單場淘汰的淘汰賽一樣。”查爾斯-巴克利說道:“這種錯覺,還挺有滋味的。”

    肯尼-史密斯道:“我們很難想像,余歡帶著骨裂的手臂出來,然后打到現在都沒休息過。”

    查爾斯-巴克利道:“勒布朗-詹姆斯休息了,現在他打進了一粒至關重要的進球,這個進球幫助騎士隊穩定了軍心。”

    接下來,余歡運球推進,他忍著右手的疼痛,做著運球動作。

    每一次運球都疼,現在余歡手臂的疼痛比之前更甚了。可余歡卻能忍住,而且他保證自己的動作不變形。

    別人沒法體會到余歡的疼,凱利-歐文是能體會到一些的。

    余歡的嘴唇發白,太陽穴外突,這都是緊咬牙關的表現。

    凱利-歐文還是下手了,他防余歡的右手,在余歡啟動的時候,他狠狠的拍了余歡的右手一下。

    余歡已經有準備了,但為了完成突破,他只能把右手暴露給凱利-歐文。

    清清都開始心疼了,余歡右手的傷比之前嚴重了。骨頭的傷沒加深,但是毛細血管出血更嚴重,換句話說也就更疼了。

    對此,余歡的反應并不很激烈。他用右手頂住凱利-歐文,用右肩倚住他,接著強行完成突破。

    球進,哨響。

    犯規的是凱文-樂福,在凱文-樂福回來補防的時候,余歡強行掛上去造了一次犯規。

    第五次犯規了。

    余歡這場比賽不知不覺之中,他的殺傷禁區,都殺傷到了凱文-樂福身上。

    余歡造成凱文-樂福的第三次犯規,是他受傷離場的那次。

    這次余歡造成凱文-樂福的第五次犯規,是湖人隊在整個下半場的第一次領先的機會。

    余歡站上罰球線,他用左手把球罰進。

    逆轉了,湖人逆轉了比賽。

    隨后勒布朗-詹姆斯再次開啟個人進攻模式,在這個節骨眼上,勒布朗-詹姆斯也不傳球了。

    勒布朗-詹姆斯是喜歡傳球的,而且傳球是他強大的重要原因。勒布朗-詹姆斯的個人進攻,在某種程度上是由于他傳球能力所襯托的。

    但這個時候,湖人也不敢放勒布朗-詹姆斯傳球。騎士隊的投手們還是得看緊了,就算是jr-史密斯今天手感不佳,他身邊也依然的有人防守。

    空間還是比較大的,而勒布朗-詹姆斯則直接殺向籃筐,他一躍而起,掄起胳膊,狠狠的把球砸進。

    勒布朗-詹姆斯的扣籃,還是一如既往的干脆,有力。

    再次逆轉。

    余歡隨后則再次進球,這次是個三分球。

    之前的突破已經有了鋪墊,這次再投籃的空間會更大一點。

    對手的防守不可能一成不變,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方面全部防住。

    突破之后是投籃,這是許多后衛會選擇的進攻模式。

    余歡的選擇也是極其合理的,余歡把球投進,湖人領先2分了。

    勒布朗-詹姆斯把三分球投進,幫助其實再一次領先。

    湖人和騎士不斷的呼應,勒布朗-詹姆斯和余歡則不斷的在打回應球,他們都能應對的上。

    邁克-德安東尼在這個時刻,突然叫了個暫停。

    不喜歡叫暫停的邁克-德安東尼突然叫暫停,他察覺到了余歡的異狀。

    邁克-德安東尼見余歡的臉色越來越白,所以他叫了個暫停。不是要把余歡換下來,而是給余歡休息休息。余歡剛才連續的進攻,打的很累了。

    這個時候,讓余歡休息休息,順便布置個戰術,把接下來的進攻順暢的打進。

    余歡喝了點飲料,建議道:“換阿聯吧!”

    余歡看向凱文-樂福,道:“他們不敢用特里斯坦-湯普森的,凱文-樂福5次犯規,我們把他打掉。”

    蒙特雷斯-哈雷爾的沖擊比阿聯強,但是阿聯經驗豐富。無論怎么說,阿聯所經歷過的比蒙特雷斯-哈雷爾要豐富多了。

    阿聯打過很多國際賽事,他打過奧運會,他也在奧運會上投進過關鍵球,他的心態是不差的。而且他跟余歡之間的交流,能夠在加密的情況下,更通暢。

    所以余歡并非完全出于照顧同胞的私心,他就是想給阿聯一個機會。

    阿聯抿著嘴,然后點點頭。

    阿聯道:“我一定不辜負你們。”

    余歡道:“你放松點,沒打進也沒事的,時間還有。”

    余歡道:“如果每一次進攻都能對應上,那這比賽可太難了,可太刺激了。”

    余歡手很疼,他還在開玩笑。

    加里-維迪給余歡冰敷,邁克-德安東尼在給阿聯說球。

    一個暫停之后,又一個暫停。

    邁克-德安東尼把自己的暫停,在這一刻叫完。顯然是想給余歡更多的休息時間,余歡休息夠了,上場才能發揮的更好。

    換余歡下來休息,那是萬萬不能的。

    這個情況下,全聯盟任何一個主教練,都不敢把余歡換下來的。哪怕他是獨臂余歡,那也是全聯盟最之好的控球后衛。

    比賽重新開始,騎士隊早知道阿聯會上場。邁克-德安東尼給他說那么長時間的球,肯定不是在拉家常。

    阿聯上場,那就一定是要跟余歡打擋拆的。

    阿聯跟余歡的擋拆配合,是很簡單,但是威力很大的組合。

    泰倫-盧早就布置好了,要把凱文-樂福給保護起來,所以護筐的任務交給勒布朗-詹姆斯了。

    在防守的時候,凱文-樂福站五號位,勒布朗-詹姆斯站四號位。一旦余歡跟阿聯擋拆,他們兩個立即換位。換成勒布朗-詹姆斯在籃下護筐。

    勒布朗-詹姆斯站中鋒護筐的套路,以前在邁阿密的時候他是打過的。那個時候他明確的表示自己不喜歡,但現在他欣然接受了。這就是余歡所帶來的的壓力造成的。

    但是擋拆過后,余歡一看勒布朗-詹姆斯在籃下,他沒傳球,他主動去找凱文-樂福了。

    jr-史密斯馬上搶過去,余歡拿著球,很快的轉身了。

    在任何一個地方都能運球后轉身的余歡,這一次又把jr-史密斯給晃飛了。

    余歡就算是骨裂了一只手,仍然能晃的jr-史密斯找不到北。

    jr-史密斯是身體素質很好的球員,他從來不是那種非常努力、認真的球員。這種球員純粹是老天爺賞飯吃的,他個人的努力很有限,完全靠著天賦走到今天。

    當jr-史密斯遇到余歡的時候,他那些后發制人的反應,那些依靠身體能量的動作,全都沒用了。

    余歡抓住他的防守漏洞,然后過人。

    余歡過人之后,還是找到了凱文-樂福。

    凱文-樂福緊張了,他的動作有點死板。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防住余歡。

    在底角,騎士隊的其他球員也不敢協防,因為一旦協防空間就太大了。

    余歡作為一個在任何地方,能以任何角度,把球傳到任何人手上的控球后衛,在底角三人防守余歡,簡直就是找死。

    凱文-樂福盡力了,余歡則拼了。這次他對早凱文-樂福的犯規,志在必得。

    余歡用了一些他平時不屑的套路,他夾住凱文-樂福的手臂,然后把自己的右臂貼過去,然后做出跳投動作,把球扔出去就倒地。

    余歡這是跟詹姆斯-哈登學的,他平時不太喜歡這個動作,但這時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這一個動作,肯定會在比賽后被球迷拿顯微鏡反復的圍觀。可是余歡也必須要做,因為這必然會是本場比賽的一個重大轉折點。

    上帝可能是覺得湖人這場比賽命運多舛,所以他在最后送了余歡一個禮物。

    球高打板進了,裁判鳴哨示意犯規。

    2+1。

    籃下跟阿聯角力,已經把阿聯擠到了身后的勒布朗-詹姆斯,等到的就是這樣一個結果。剛才他的消耗,白費了。

    事實上,就是白費了。

    勒布朗-詹姆斯攤攤手,他也只能表示無言以對。

    余歡罰球再進,湖人繼續領先2分。

    勒布朗-詹姆斯隨后造犯規,他頂住壓力兩罰全中,比分被扳平了。

    勒布朗-詹姆斯在這個關鍵點,沒有2罰1中。

    可是湖人在過去的幾個回合中,已經逐漸贏得了優勢。本來平分是騎士隊球權,而現在平分是湖人隊球權。

    余歡這次三分線外拜佛晃凱利-歐文,他在拜佛后后轉身,極高的過人速度,但凱利-歐文也利用自己的移動迅速的補上了位置。

    余歡撞開凱利-歐文。余歡換右手持球,然后左肩一沉,向前一卡位,然后左鍵發力把凱利-歐文卡在自己身后。

    骨裂的右手舉起球就投,球再進。

    這次投籃,余歡的右手整體的發力,調動了太多的肌肉,導致疼痛感極其劇烈。

    但是這個時間,也多虧了余歡平時訓練的刻苦,他投籃的肌肉記憶太牢固,所以就算是在劇痛的干擾下,球也被打進了。

    余歡跟勒布朗-詹姆斯直接的對決,終于在這個回合告一段落了。

    勒布朗-詹姆斯的上籃滑筐而出,湖人推反擊。f

    
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