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一章 金色人臉


本站公告

    蠻荒的天空,本是受到羅姆周天血雷陣的影響,化作了一片帶有紅色血紋的陰云。

    可此時,一道七彩的巨大漩渦突兀的出現在了烏云之中,并漸漸的,將陰暗的天空印成了暗金色。

    帝殤此時額間的獨目,正激射出一道寬約數存的金色光芒涌入到了天空中的云層,看樣子,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就是其第三只眼造成的。

    “他想干嘛!?”

    楊立看著天際那越發廣闊的漩渦,已經逐漸覆蓋住了萬里的天空,如此聲勢,相信即便是隔著萬里之遙也能看見。

    “這股氣息!?”

    羅姆也是猛然一驚,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當其看到那金色的漩渦之時,似乎陷入了一種驚疑之中。

    “錯不了,是神靈的氣息。”

    龍四大驚失色之下,忽然想到了曾經被瑯軒大帝追殺時的慘狀,本是鎮定的面色,再度變的慌亂起來。

    “他要召喚神靈?!”

    邱不壞臉色煞白,連逃跑的勇氣都有了,只是一個勁的站在原地嘀咕著,雙眼之中盡是絕望的神色。

    “不,不是召喚神靈!”

    說話間,龍四衣袍鼓蕩,一雙眼逐漸變得深紫,似乎看穿了天空中濃厚漩渦之后的真相,口中說道:

    “他是在召喚神靈的力量,似乎,似乎是從天地中呼喚而來。”

    “不應該啊,按照我們最近打聽到的,蠻荒不是許久沒有神靈出現,這家伙雖然強,但如果他能隨意召喚來神靈,豈不是太過容易了一些?”

    黑寡婦也是身軀微微顫抖,忍不住問道。

    “這我也不知道了,你們做好準備,這次那小子估計兇多吉少了。”

    龍四雙眼一瞇,腦海中不斷思考著違背契約的得與失。

    “不不不!我沒有能夠擺脫契約束縛的秘法!他不能死!”

    一直沒說話的阿真忽然發顫著說道,隨即也不管其余三人,縱身飛向了前方正在逃竄的楊立二人。

    “這家伙!去了豈不是找死!”

    邱不壞看著阿真遠去的背影,心有戚戚的嘆氣道,隨即也是搖了搖頭,如果換做是他,此刻沒有秘法的情況下,也只能冒險去前方救楊立了。

    “羅姆,這,這是什么情況?”

    楊立感受著頭頂方越發沉重的壓力,心跳不自覺的快了數倍,兩顆心臟在胸腔中不由自主的共鳴著,讓體表浮現了淡淡的紫芒。

    “血脈燃燒”

    楊立看著自己充滿紫芒的雙手,嘴中喃喃的說道。

    血脈燃燒狀態,這種狀態,楊立已經許久沒有使用了,概因燃燒血液帶來的力量終歸無法和神化狀態想比,因而漸漸被楊立所遺忘。

    但此時此刻,體內的鮮血如同被勾起了玉望,居然自主燃燒起來,讓楊立不由的想起了這身血液來自的傳承,也就是名為姜子牙的神王。

    “小子,到了這一步,也并非本座不管你。”

    突然,羅姆嘆了一口氣,接著有些無奈的撓了撓自己的頭皮。

    “傳聞拓跋一族的第三目,可溝通幽冥,今日一見,果然是不同凡響。”

    “這帝殤,看起來是用秘法溝通了其先祖遺留在蠻荒的靈,接下來的一招,只怕已經達到了神靈的層級。”

    “你快去逃命吧,我在這里阻一阻,剩下的,就看你的命了。”

    羅姆說著,一雙眼珠已經化作了漆黑,就連同身的皮膚也漸漸布滿了漆黑的紋路,看去,就如同傳說中的魔人一般,詭異無比。

    卻在此時,前方遙遙的傳來了呼喊,楊立扭頭看去,卻是阿真正朝著這邊趕來。

    “就你一人,他們呢?”

    楊立看著孤身一人的阿真,有些疑惑。

    “不要管他們了,這個你拿著,含在嘴里。”

    阿真擦了擦頭的汗水,隨即從懷中掏出了一顆黑色的丹藥,遞給了楊立。

    “這是?”

    楊立捏著丹藥,只感覺異香撲鼻,大腦之中頓時清爽了許多,本是重壓之下的靈魂仿佛也輕盈了些許。

    “這是我煉制的九轉回魂丹,只要有一口氣在,都能把人從鬼門關拉回來。”

    阿真語氣急促,說完之后,把楊立一推,口中喊道:

    “快走!快走!”

    楊立拿著丹藥,看著羅姆和阿真,嘆了一口氣,卻是頭也不回的轉身離去。

    要說負罪感,楊立卻是沒有,畢竟當初把幾人從地下救出,就是為了今天。

    只能說,此番過后,只要楊立能活著進入墮落森林,他與兩人之間的恩怨,也算是一筆勾銷。

    頭頂的金色漩渦越發濃厚起來,不多時,一個巨大的人臉模樣突兀的顯現在了漩渦的中央。

    帝殤見此,面色一喜,接著口中念念有詞的發出著古怪音節,似乎在和云層中的人臉溝通著,又過了一會,人臉忽然將目光投向了正在逃跑的楊立,那面無表情的雙目,頓時讓背對著其飛行的楊立都感覺到了頭皮一麻。

    “草你大爺!你給我等著!等老子堪破神靈,一定回來把你扒皮抽筋!”

    楊立心中破口大罵,卻也顧不太多,只能悶聲朝著森林那邊逃竄著。

    人臉見此,忽然緩緩張口,隨即一根巨大的金色手指,從口中緩緩伸出,并朝著那邊正在逃竄的楊立遙遙一指。

    霎時間,整個天空轟然一亮,無數盯著這邊觀看的蠻荒人只覺得雙眼劇痛,忍不住閉了雙眼,就連那天邊的太陽都被壓了一籌,淪落為陪襯。

    但緊接著,一道黑色的巨大幕布突然從平底升起,并如同大手一般罩向了天際。

    黑色幕布陰森幽暗,其中似乎有萬鬼游蕩,離近了看一眼,靈魂就會陷入永久沉淪。

    這幕布驟然而起,朝著金光罩去,一瞬間,一黑一金雙色遮蓋了大半的天際,但僅僅片刻,黑色的幕布就如同破布一般片片碎裂,瞬間在金光下化作了虛無。

    本是逃竄的楊立,忽然感到了身后傳來的巨大壓迫,卻突然消失無蹤,回頭一看之下,卻見到了一金一黑交融的情景,知曉這是羅姆出手,卻也不敢有絲毫的猶豫,反而全力朝著前方的森林飛去。

    但下一秒,楊立就聽到了身后的碎裂聲,隨即一道更加灼熱的氣息撲向了自己,僅僅隔著數千里,自己的后背已然起了焦皮,甚至聞到了糊味。

    “我命休矣。”

    楊立心中大駭,牙冠死死的咬住了口中的丹藥,隨即整個人的聲影瞬間被金光吞沒。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