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4章 押解請罪


本站公告

    .,



    在踐行天道的這脈儒道修士三三兩兩,朝太一而去時,子實尊者被召回了儒宗。



    子實尊者模樣儒雅,風度翩翩,是孔孟儒尊三千記名弟子之一,也是儒宗的長老,曾領過照看人道碎片的任務,輔佐了人道碎片作為淵明大將的那一世,期間被邀入了東湖法會。



    不過,那一世的人道碎片因為摻和進了玄天戰爭,以將軍之抗不住造成的殺孽,是以即使最后立國努力收攏氣運功德,還是隕落了。



    于是,到了這世的人道碎片,孔孟儒尊將引路的任務交給了沂水尊者。



    孔孟儒尊看見他就氣悶,原想著,秋苦境道脈里,唯他儒道最擅教出有王者風范的治世君主,便立軍令狀將照料人道碎片的任務攬了過來,結果,子實、沂水,一個將其照顧得殺業纏,一個磨磨蹭蹭到現在才把他扳入人道。



    真是不提也罷。



    “你跑去攔截太一的虛空艦船了,可知有損德行?”



    “弟子知錯,愧對儒宗,愧對上尊。”子實尊者彎腰下拜,頭快碰膝蓋上去了,但等他抬起頭來,卻無多少悔意。



    “上尊容稟,我所為,是顧大局。”他抱起拳來,語氣鏗鏘,“太一中天賦高強者眾多,光憑財神,便能在將來,扼住玄天的商道命脈,做起空間道的圣地,再加那帝長生的戰力兵力,遲早會染指玄天,到時,人道教化,危矣。”



    “二來,太一屢次打擊玉昊上帝碎片,使圣地之謀狀況百出,實為圣地之敵。若任無極星火落入太一手中,我們將來恐難以掣肘它,因此,賭上了德行,我也要拼一把。”



    孔孟儒尊聽完怒斥,“意圖殺人奪寶,便是意圖殺人奪寶,何來冠冕堂皇的理由,圣地都還沒忌憚太一,對其出手,你動什么!今,本尊便領你去向太一致歉!”



    子實尊者頓覺不可思議,“這......何勞上尊。”



    “你難道不覺得自己已經犯下大錯了嗎?!太一都將通報送到天尊手中了,九天**都在看著!”



    “什么?”他這幾天在廣平天朝教導那公孫芒,沒注意外面的動靜。太一怎有膽子鬧那么大!



    孔孟儒尊見他仍不思悔改,揮手刮起一道風,卷著他來到了天道盟總盟,先向普世靈帝告罪了一聲,正好在那里碰見了湛長風,便攜子實尊者向她致歉。



    他們來時,湛長風正跟普世靈帝爭東湖洞天,現被打斷,便立在了一側。



    孔孟儒尊還是第一次見到她,因著心中對她的份存疑,倒是客氣了幾分,“此人糊涂,還請長生帝君寬宏大量,放他一馬。”



    孔孟儒尊言行中都透著一股浩然正氣,形容和藹,像是一個敦厚的老者。



    湛長風還之以禮,“孤想,孤放他一馬,不如他自己放自己一馬,儒宗定能將其拉回正道。”



    這斯斯文文的模樣,將子實尊者氣得面紅耳赤,他堂堂一尊者,竟然有一天被貶為了邪魔外道!



    你怎么不說回頭是岸啊!



    孔孟儒尊笑笑,這帝長生,當真將先禮后兵、綿里藏針用到了一種極致,偏偏還叫人覺她不失君子風度。



    于是,他“得寸進尺”道,“素聞帝君高風亮節,寬宏大量,能否免其罰,將他交由本尊帶回去管制?”



    “自然可以。”



    “哦?”答應得那么爽快?



    湛長風神色溫和,嘴角帶笑,“蒙儒尊贊譽,孤不甚榮幸,孤相信儒尊一定能看好他。”



    她朝普世靈帝拱手,“請靈帝陛下公證,太一愿與子實尊者和解,不再追究其責任,同時,撤回對其的入境書。”



    普世靈帝漠漠點頭,“準。”



    子實尊者的臉卻燒得更了,她這是什么意思,落到其他東湖法會成員眼中,他豈不是成了放棄立場求和的孬種!



    他出言詰問,卻被孔孟儒尊封住了口,孔孟儒尊微微而笑,“多謝長生帝君。”



    孔孟儒尊又朝普世靈帝頷了下首,帶著子實尊者回去了。



    子實尊者一能開口說話,不忿道,“上尊何必與她周旋,我寧愿在天道盟的牢獄里待上百年!”



    “本尊是該好好教你了,一個活了上萬年的老東西,比不上人家的氣度就算了,連為人處世也比不上,你這就去思過崖中待上千年。”



    孔孟儒尊抬手將他壓入思過崖底,負手回了自己的峰頭。



    沒過一,余笙親筆撰寫的公告就出來了,在表明撤除對子實尊者的令之余,不著痕跡地贊頌了孔孟儒尊的擔當,宣揚了儒道修士知錯就改的品質。



    儒宗上下先松了口氣,他們就說宗內不可能有如此道德敗壞的人,就算有,也還改得回來!



    孔孟儒尊見宗內氣氛回溫,心亦好,那廂,素心法尊就沒這心了。



    儒道,在眾修士的認知里,代表著一種德行,連孔孟儒尊都親自去致歉了,其他人若還無動于衷,豈不是更顯刻薄骯臟之象?



    但要那倆弟子去請罪,實在叫人不怎么氣順。



    素心法尊猶疑的當兒,武宗那涉事的尊者在天尊和武祖的威懾下,也前去請罪了。



    太一同樣與其和解,贊了武宗弟子的敢作敢當,武宗的教導有方。



    其他圣地還沒表達出對太一送出三書的憤怒,卻見人道一個個都站出來道歉,名聲反而比之前更高了。



    素心法尊看到這個結果,終究不想做人道中的異類,拖累了人道的名聲,便命那倆弟子去道歉。



    加之儒道眾弟子為了維護儒宗和人道的聲譽,嘴巴一張,愣是將事質淡化了,著重強調了人道準圣們的公正明理,太一的寬容豁達,一片和睦。



    叫其他幾道看得目瞪口呆。



    古天庭中,魔道天尊冷冷向那凌霄子道,“本尊還以為你下界去做什么了,這頭低得倒是快。”



    凌霄子眼也不睜,“知錯就改,善莫大焉,眾位若想擺平此事,補回損失的名譽,就叫該認錯的人,去認錯吧,諸位看,也不是難事啊。”



    仙道天尊悠悠道,“師弟言之有理,行止有差,道何正。”



    魔道、鬼道、妖族天尊卻黑了臉色,他們說得輕巧,那是因為他們沒有直接指使門中人去截殺太一。



    他三者卻是自己給門下尊者大妖下了命令的,這會兒讓那些尊者、大妖去請罪,讓他們如何想自己。

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