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3章 人道喧囂


本站公告

    最感意料中的是凌霄子,他教過湛長風治世之道,怎會不清楚她的行事作風。



    占了理字,以弱制強,天下無敵。



    正因知曉,所以他不會命人道尊者去跟她爭奪,然而......



    凌霄子看著手中的通報書,還是有人道尊者卷了進去,是東湖法會成員或被東湖法會教唆的吧。



    人道中,部分知情的上尊準圣是不同意退出碎片身計劃的,但他已覺碎片身計劃希望渺茫,強行挽回,有傷天和,便用天尊之權,以人道不干涉萬星進攻風云一事為籌碼,淡出了這項計劃。



    人道準圣和其他天尊,再不能讓他為人道碎片身大開方便之門。



    不過,要止住春秋苦境中為碎片身計劃奮進的思潮,仍還要功夫。



    凌霄子離開古天庭,親臨春秋苦境中的天尊宮,召真意云霄宗武祖,太皓清源宗宗主孔孟儒尊,和有人道法宗之稱的廣素無印宗宗主素心法尊,商議此事。



    “人道和九天密不可分,本尊不希望再有損傷春秋苦境名譽的事情出現。”



    凌霄子將那張通報輕飄飄地丟在了地上,“上面涉事的尊者,一月內,自己去向太一賠禮道歉,不然,圣地對他們的懲罰,將從禁足百年,變成剔除道籍。”



    “天尊所言,是不是太嚴厲了。”開口者為素心法尊,她長年在宗內避世而修,極少露面,但自從凌霄子有退出碎片身計劃的意向后,她就沒缺席過宗主議事。



    那上面,有兩名尊者是她的弟子,無極星火何等重要,等找回了萬星帝君,促碎片身合一,無極星火會成為玉昊轉世身的最強后盾,何愁他不能一統九天?



    九天歸一,氣運功德相聚一處,他們不才有沖破道途藩籬的機會嗎?



    沒了碎片身計劃,六道離心,得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實現寰宇氣運大聚集,又要等到何年何月才能勘破成圣之秘?



    她著實以為退出計劃,是件愚蠢的事,是以東湖法會打算攔截太一,取得無極星火,為轉世身鋪路時,她命手下倆弟子去援助了。



    凌霄子道,“強搶,乃德行有虧,德行之事,能輕率嗎?”



    他說后四字時,看向了孔孟儒尊,通報書上的子實尊者,可是儒宗的人。



    孔孟儒尊從始至今,所求不過是延續儒道,這也是他同意碎片身計劃的原因。



    在凌霄子意欲退出這件事上,他不支持也不反對,只因這個選擇一出,會出現兩種相同概率的結果,被其他五道排擠而引來戰禍,亦或帶領人道走出泥潭,迎來新的希望。



    不巧的是,他還不能肯定,未來會偏向哪個結果。



    所以,他提醒了沂水尊者不要將突破道境的希望壓在公孫芒身上,又一邊任他和公孫芒接觸,叫他能將公孫芒帶回來就帶回來。



    他想兩手都抓著,以備萬一。



    而子實尊者,確實為東湖法會成員,這次他去參與截殺,他也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孔孟儒尊看著那張飄到地上的通報,驀然一激靈,名聲?!



    是呀,無論怎么選擇,他儒道的人,怎么能出現德行虧損呢!



    “慚愧,慚愧,本尊會親自押著子實去道歉。”



    通報上還有一名是武宗的,武祖干脆道,“是該嚴懲了,野心大了,俠義武旨忘了個一干二凈。”



    素心法尊不愿讓他們將本質問題揭過,直言道,“諸位有真正想過人道的未來嗎,若想推陳出新,突破道途藩籬,便該想辦法一統九天,得到足夠的氣運加持,若想維持現狀,本尊就又要問了,為何坐視太一崛起,分去人道教化地?”



    她朝凌霄子發難,“天尊是否將她認作了迦樓,不忍打壓?”



    “素心道友可要慎言,她就算曾經是迦樓,現在也不是了,本尊難道沒有讓廣平扶持過吳曲嗎,難道沒有任由萬星進攻風云嗎?



    吳曲一霸主王朝,對付不了剛立國的太一,萬星一準圣坐鎮的天朝,也對付不了剛剛晉升天朝的太一,從頭到尾,本尊沒有看見碎片身的英勇正義,只看到了他們身上的無能、恃強凌弱。



    這樣的人何德何能,值得人道去陪著做戲。反觀帝長生,一次次從逆境中崛起,天賦高而不恃才傲物,能力強而不仗勢行兇,君子德高,經世濟民,大道成風。



    如此之才,有何理由去惡意抹滅?”



    凌霄子捏了一縷胡須,雙目神光隱現,逼仄迫人,“順,而成人道,別忘了,人道的立足根本,是濟世救民,而后才是思考如何長遠。”



    “本尊就怕,為了一個碎片身,拋了人道的精神,根不正,路何正。”



    諸上尊默然無言,沒再討論幾句就散去了。



    孔孟儒尊回到儒宗,對自己的大弟子孫卿上尊道,“天恐生變啊。”



    “何意?”



    “凌霄子天尊,似乎會棄玉昊碎片身,而選帝長生。”



    孫卿上尊也是一陣沉默,“太一,近乎天道。”



    頓了一下,他再寬慰道,“人道的基礎是很牢固的,我們只是需要傳教地,現在玄天的兩大天朝,嶗荒和太一,不都能接納我們去傳教嗎,那么,最后選擇誰又有什么區別。”



    孔孟儒尊沉吟,“不到最后,誰可以確定。”



    鋪了幾萬年的碎片身計劃,不也崩成一盤散沙了嗎。



    孫卿上尊離去后,見了天樂上尊,“天樂啊,天之儒道,有重來的機會了啊。”



    天樂上尊這一脈奉行天道的儒者隱居在儒宗內,宛如透明人,多年來一直在等一個契機打破此等局面,陡然聽見孫卿上尊的話,他驚道,“孔孟儒尊想重拾天道教義了?”



    “這倒不是,不過,太一勢頭強盛,如果廣平沒有刻意打壓它,那就唯有與其合作,尋共存之道。太一的作風,不正適合你們實踐天道嗎?”



    天樂上尊點頭,“子濯幾次來信,希望邀門中師兄弟出道,拜入太一,因我有所擔憂,而壓著不讓他們去,現在一看,它斗萬星,叫板圣地,勢已然成熟,我是可以安心叫門中弟子出道了。”



    



    

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