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8章邏輯清晰 新


本站公告

    都市全能花少第一卷第1638章邏輯清晰,尤其是榮耀的這三點,論據充分,分析有理有據,邏輯清晰,完全沒有什么可以反駁的地方。



    Hebe嘴里有些不服,但也確實是拿不出更好的說法。



    “怎么?Hebe同學,你還有更好的想法,說說看。”,榮耀笑著看著Hebe這窘態。



    “不是,不是,榮大公子,你的論述滴水不漏,我們哪里能有什么想法呢,呵呵,太牛逼啊!”,Hebe故意伸出了大拇指給榮耀點贊。



    “喔,不容易啊,能夠得到你Hebe小姐的認可,我榮耀簡直是受寵若驚啊!”,榮耀雙手合十,連連作揖,故意逗著Hebe。



    “喂,你們倆人這是當老師我不存在,在打情罵俏呀!”,注意到榮耀和Hebe眼神的互動,林月如故意嗔怪了一聲。



    “林教授,誰跟他打情罵俏啊!才沒有那個心情呢。”,Hebe被林月如這句話逗得臉漲得通紅起來。



    榮耀倒是無所謂,反正是一副臉皮厚,嬉皮笑臉壞壞的樣子。



    這個跟他剛才還很正經和嚴肅的樣子簡直判若兩人。



    “是啊,林教授,你這可冤枉我了,我這么認真嚴肅的樣子,怎么會那么隨便呢?”,榮耀笑著回答。



    “喂,榮耀,你這是什么意思啊,你不會那么隨便,那你的意思是就是我隨便啊!”,Hebe被榮耀這搶白有點小小的氣憤。



    “算了,你們兩就不要你一句我一句爭了,說正經的,Hebe,榮耀說得挺有道理的,看來,我們對蝴蝶會得要刮目相看了。”,林月如認真地說。



    “嗯,林教授,我承認蝴蝶會確實有太多的謎團要解開,只是我現在不在蝴蝶會了,哎,沒法去解開啊!”,Hebe點點頭,嘆了一口氣。



    “也不一定啊,你在蝴蝶會呆過,熟悉他們內部,恐怕要解開他們的一個一個謎團,還是得靠你啊!”,榮耀倒是為Hebe鼓勵到。



    “靠我?榮耀,你倒是會推脫得干凈呀,現在我可是蝴蝶會的叛徒,一旦被蝴蝶會的人抓住,那可就是絕對下場凄慘,你現在說靠我,豈不是把我置于危險之中,你好隔岸觀火呀?!”,聽到榮耀這話,Hebe聽著多少有點氣憤“”



    “哎,你想哪里去了,Hebe,我什么時候說要你一個人去完成這任務啊,不還有我嗎?只是說你畢竟在蝴蝶會做過,對他們的情況了解一些,所以以你為主罷了。”,榮耀見Hebe有些生氣,趕緊解釋起來。



    “是啊,Hebe,我想榮耀就是這個意思,他應該不是那種把你丟在危險處的那種人,即便他是,老師也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林月如也笑著對Hebe說道。



    “哼,林教授,知人知面不知心呀,誰知道他是不是那種人呢,說不準呢,今天他可以這樣對我,明天他保不準可以這樣對您呢,林教授!”,Hebe白了榮耀一眼,轉頭對林月如說。



    “你看,林教授,我只是這隨便說說而已,這位Hebe小姐就給我上鋼上線了,不置于吧,在安西卡薩拉大漠,我不是為了你,連生命危險都不顧了嗎?”,榮耀覺得完全被Hebe冤枉了,急切地反駁道。



    “是嗎?那誰知道,當時你是什么目的,說不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Hebe沒好氣地說著。



    “哎,Hebe,這就是你不對了啊,榮耀說得沒錯,上次在安西,榮耀為了我們還負了傷,如果你這樣說他,豈不是對他太不公平了,那以后誰還敢救我們啊!”,這個時候,看著榮耀和Hebe的唇槍舌劍,林月如嘆了口氣,不過這次她選擇站在了榮耀這邊。



    畢竟是對事不對人,林月如覺得這次榮耀分析得有道理,而Hebe有些過度的反應了。



    見林教授也站在榮耀那邊,Hebe一時覺得有些勢單力薄了,也就不好繼續和榮耀爭論下去,只有默不作聲了。



    “就是啊,林教授,你總算主持公道了,洗刷我的冤屈了,Hebe,你說是不是冤枉我了啊?”,榮耀沖著Hebe咧嘴笑道。



    “好好,你有道理,行了吧,既然林教授都幫你說好話,那我還有什么好說的呢。”,Hebe不想再爭論,只是嘴撅得老高,明顯有些不服氣。



    “呵呵,林教授,你看,Hebe的嘴上可以掛一個酒瓶了啊。”,榮耀指了指Hebe翹起的小嘴,哈哈大笑。



    榮耀這么一指,引得林月如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Hebe又羞又氣,伸出手欲捶打著榮耀的胸部。



    卻不料被榮耀輕輕抓住她的手,Hebe覺得不能動彈,看見榮耀笑咪咪地望著她,一臉輕浮的樣子。



    “你?!”,Hebe臉紅一陣白一陣,怒懟著榮耀。



    看見Hebe這樣子,可不是屬于像林月如那般溫柔的主兒,榮耀嚇得趕緊松開了手。



    看到這兩個年輕人的這一幕,林月如忽然有些感慨,這一幕似乎十多分鐘前才發生在自己和榮耀之間,可是現在看到這同樣的一幕發生在榮耀和Hebe之間。



    林月如忽然覺得自己和榮耀之間多少有些違和感,似乎Hebe和榮耀才是多么般配的一對,金童玉女,自己也許是年齡和他們有代溝了,林月如覺得有些唏噓不已。



    “林教授,你看榮耀公然在老師的公室里調戲女同學,按照華天大學學生管理規定,第二則第三款第二十七條,是不是要開除呀?!”,Hebe故意沖著林月如問道。



    “喂,Hebe,我哪是什么調戲啊,我是自衛好不好,再說,你這么厲害,我哪里敢欺負你呀?”,榮耀趕緊叫屈著。



    “好啦好啦,你們啊,就是一對活冤家,一到一起就吵個不停,這樣吧,你們要再吵的話,我把你們倆人都送到校長辦公室里,讓校長公開處理行不行呀?”



    林月如笑盈盈地對著這兩人說。



    “這,這不好吧。”,榮耀有些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頭。



    “還是不要了吧,林教授,我們能處理。”,Hebe也有些尷尬。。



    “對了,林教授,Hebe,我媽說,想請你們到我家吃飯。”,榮耀趕緊換了個話題。



    “不是才去你們家吃飯了嗎?”,Hebe白了榮耀一眼。

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