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 各出底牌


本站公告

    一秒記住【小說網 www..la】,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血道,雖然在攻殺之力方面,難以與劍道相比,但特點就是難殺。

    除非相互間的實力,出現了壓倒性的差距,否則都極難被對手殺死。

    也正是因為如此,云塵剛才面對那種兇險情況的時候,毫不猶豫地運用了血之大道。

    “怎么會!他、他不是修煉劍道的嗎?怎么會有如此高深的血道造詣……”

    伊子真和姜憐心都震撼無比。

    要知道,云塵先前可以展現出了七劫劍境,任誰見了都認為云塵是劍道強者,將來會以劍道證帝尊。

    可他們并不知道,云塵其實凝練著四種帝尊大道,之前封印了其他三種,只顯露劍道。

    但只要心念一轉之間,就可以隨意轉化大道。

    不過此時,他們也沒有時間去思考。

    因為花七已經聚集十二傀儡之力,再次殺來。

    長槍如魔龍狂舞。

    槍尖寒芒四射,比起先前的攻勢,更加的兇猛。

    若是再被擊中,便是他們也承受不住。

    只剩下頭顱的姜憐心輕嘆了口氣,眼神中滿是無奈。

    “可惡,現在也只能如此了!”姜憐心張嘴一吐,一枚圓珠飛射了出來。

    這枚圓珠,是由某種骨骼祭煉而成,上面還印刻了無數的紋路。

    浩瀚無匹的威壓,從內擴散而出,蘊含一絲絲的帝尊之威。

    在祭出之后,這枚白骨圓珠瞬間膨脹,竟然化形成了一具白骨身軀,原本的那些紋路,也變成了周身經絡。

    姜憐心的頭顱,被這白骨身軀守護在內。

    花七長槍刺出的點點寒星,剛一接近,就被白骨架子探出手臂,紛紛磨滅。

    “帝尊骨!”

    云塵看得神色一變。

    他立刻就認出這是一件以帝尊骸骨,煉制成的寶物,內里祭煉了紅坊帝尊的能量。

    一旦觸發之后,這具白骨能夠在短時間內,爆發出接近帝尊的實力。

    就連花七看到這具白骨,神情都變得凝重起來。

    “破!破!破!”

    姜憐心神情冷酷,在白骨的守護下,身上血肉蠕動,重新凝聚出完整的身軀。

    而后,她身形縮小,鉆入白骨頭顱之內。

    轟!

    白骨身具當即化為一道流光,往外沖出。

    花七和十二傀儡組成的包圍圈,竟是被強行突破。

    這期間,一柄柄長槍刺在白骨身具上,全部都被硬生生地抗住,只在上面留下一些劃痕和白點。

    不僅如此,那白骨身軀在突破了包圍圈后,還繼續往外沖。

    兩條瑩白的白骨手臂上,帝尊氣機進一步爆發。

    轟隆!

    花瓣結界的壁壘,都被瞬間撕裂出一道縫隙。

    白骨身軀帶著姜憐心,趁機鉆出,逃之夭夭。

    而在他們離開后的下一剎那,花瓣壁壘重新恢復。

    結界內部,氣氛一陣寂靜。

    “罷了,她能逃出去,那就饒她一命。”花七笑了一聲,目光轉視向猶自困在包圍圈內的云塵和伊子真。

    “該死!姜憐心這賤人!”伊子真氣急敗壞地大罵。

    在他看來,姜憐心既然祭出了帝尊白骨這種大殺器,完全可以聯合大家,從而正面滅殺花七和十二傀儡。

    再不濟,也可以帶著大家一起逃走。

    結果這賤人自己逃了。

    “這位兄臺,你有什么隱藏的手段,不妨也用出來吧。我們兩個可以結盟,相互扶持。”伊子真沖著云塵傳音。

    云塵呵呵干笑了一聲,說道:“我可沒有帝尊強者做后臺,也沒有什么底牌,只能拿這一條命在硬拼。倒是伊兄你,若是有手段可以離開,還請帶我一程。”

    反正,他是不急的。

    運轉血之大道,除非是遇見帝尊,否則他很難隕落。

    再耗下去,被花七和十二傀儡圍殺的人,肯定是伊子真。

    伊子真自然也明白這個道理,在心里暗罵一句后,他取出了一枚琥珀色的丹藥。

    丹藥之內,隱隱還包裹著一滴金色的血液。

    伊子真取出丹藥后,一口吞了下去。

    轟!

    一股狂暴的氣機,在伊子真體內爆發,他的身上也散發出了濃郁的金光。

    有帝尊的本源氣機,從伊子真身上擴散,力量更是節節攀升。

    “嗯?以帝尊本源精血為核心祭煉的丹藥!看來那位帝尊,付出的代價可真不小啊。”花七看到這一幕,發出一陣嘆息,也顧不得再進攻。

    他和十二傀儡組成的陣勢,從攻勢,立刻轉成了守勢。

    那種丹藥太特殊了,特別是其中那滴帝尊本源精血,哪怕是對帝尊強者而言,也是無比珍貴的。

    一位帝尊從自己身上抽出這一滴源血之后,起碼需要上萬年的時間才能恢復。

    伊子真爆發之后,和姜憐心一樣,都沒有選擇和花七以及十二傀儡死拼,而是直接突破包圍圈,要往外遁走。

    因為他這種爆發狀態,持續得越久,對于那丹藥和帝尊源血的消耗也就越多。

    要是能及早脫困,還能保存下部分藥力,封存體內。

    “伊兄,帶我一起走。”云塵高喊道。

    不過伊子真理都不理,特意避開云塵的方向,從另一個方向突圍而去。

    等到他離開之后,花瓣結界的壁壘重新恢復。

    而花七和十二傀儡組成的陣勢包圍圈,進一步收攏。

    這里,只剩下了云塵。

    “你呢?有什么手段,也可以用出來。”花七似笑非笑地開口。

    云塵無奈地聳了聳肩,說道:“打個商量吧,把路讓開,讓我離開可以嗎?”

    “你覺得呢?”花七哈哈一笑:“我之前就說了,只有殺了我和這些薔薇傀儡,才可以證明自己有進入主人殿宇的資格。剛才那兩人,雖然成功離開了,但進不去主人殿宇的。等一下,他們還得再回來拼命,不知道那個時候,他們會不會后悔,哈哈哈……”

    云塵聽到這里,也不由一陣無語,道:“那要不我們再等等?等他們回來?”

    花七根本懶得理會云塵這種荒謬的提議,手中長槍一揚,喝道:“誅!絕!滅!”

    轟!

    十二薔薇傀儡也跟著舉槍!

    “唉,既然這樣,那就沒辦法了。”云塵嘆了口氣,幽幽道:“我只能一個人,將你們全部殺光。”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