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結局(22)


本站公告

    推開窗戶,紛紛揚揚的雪終于下了下來,撲簌撲簌,一眼望去,皚皚白雪在房頂上、樹枝上形成了一個個堡壘。

    今年的冬季來得格外早。

    陸為民已經開始習慣東北的冬天了,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東北的冬天其實比長江沿岸那種陰冷濕潤的冬季更舒服。

    看了看表,陸為民重新感受了撲面而來的寒意,頭腦頓時為之一清,重新關上窗。

    熟悉的腳步聲傳來,陸為民轉過身來,“文旭,什么時候回來的?”

    “到了一會兒了。”黃文旭風塵仆仆,疲憊之色溢于言表,“您交代的任務我也完成得差不多了。”

    “哦?感覺怎么樣?”陸為民微笑著道:“是不是感觸很深?有什么打算?”

    “陸書記,您總得要我歇口氣吧。”黃文旭很少見到陸為民有這樣急切的心情,他感覺得到,陸書記是真的有些著急了。

    自己從昌江過來時間還不長,但是就被他攆著接手工作,要自己在一個月內要把全省所有地市跑一個遍,所有常委都被分派了工作,甚至形成交叉檢查相互監督的態勢。

    按照陸書記所說,做好調查研究,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才能真正找準問題的癥結,提出切實可行的解決辦法。

    陸書記給各個常委們都提出了要求,那就是按照各自的工作分工,如中央巡視組一般沉下去,各自選擇一到兩個縣,解剖麻雀,找出困擾本地發展的問題癥結,要結合自己分管的工作,找準核心,并提出意見。

    在布置這樣工作之前,陸為民也專門一干常委們提了要求,那就是不求找到問題有多少,但求要切中痛點,也就是要找到各個領域中關鍵的腸梗阻問題,進而逐一來解決,以點帶面,進而徹底改善本省的發展環境。

    黃文旭的任務和其他常委不太一樣,比較特殊,作為組織部長,他要做的是認真考察全省的吸引人才的環境。

    陸為民給黃文旭提出的任務既簡單又復雜,只有一個,面對不斷人才乃至人口不斷流失的現象,如何來扭轉這個勢頭,重新確立起本省吸引人才乃至人口回流的機制,培育營造起這樣的能力,省委省政府需要從哪些方面來解決這些問題,才能讓這些人才人口留在本省,甚至吸引外來的人才人口流入落戶。

    在陸為民看來,制約本省發展中普遍存在的問題有兩個。

    一是干部職工尤其是各級領導干部中觀念理念和作風上的守舊萎靡,不解決這一根本問題,那么無論你現在的力度有多大,但是土壤始終存在,一旦有合適的氣候,又會死灰復燃。

    另外一個軟硬環境的不適,造成本省連續性持久性的失血,這個失血又分為兩方面,一是資本的流失和難以流入,二是人才和人口的流出,難以回流,更談不上吸引外來人才人口的進入。

    第一個問題,沙正陽和省委副書記兩人親自抓,第二個問題則是高官和黃文旭兩人來抓,高官抓軟硬環境的不適導致的資本不入和外流,黃文旭作為組織部長則抓遏制人才人口的外流,以及從軟硬環境來改善促成人才人口回流以及吸引外來人才人口的流入。

    高官和黃文旭各自選了省內兩座副省級城市作為解剖麻雀的試點。

    黃文旭首先跑遍了全省所有地市,但是重點是落在金州。

    按照陸為民的建議,黃文旭重點在金州,調研金州與同類型同級別的城市相比,軟硬件差在哪里,原籍金州的人才比如應屆大學畢業生為什么不愿意留金州,而外地大學畢業生為什么不愿意來金州,本地人為什么要離開金州去工作,而曾經在金州工作過的外地人為什么留不住等等一系列的問題進行比較。

    要比較,自然要有條件對等的城市,比如和金州對比的自然是藍島、蘇州、成都、杭州等城市,為此要從中選擇五百到一千名調研對象進行調研比較,查找短板原因,并將這些原因進行歸納分類,研究哪些差距是可以彌補的,哪些問題是可以解決的,……

    照理說這項工作完全可以安排其他部門來進行,但是陸為民卻專門交代給了黃文旭,要求要在較短時間內對這項工作做出調研結果,并拿出應對解決方案來。

    “問題很多,一言難盡。”黃文旭坐了下來,靠在沙發上,隨手把自己的提包擱在茶幾上,“我給他們的要求很細,分類也比較多,逐一進行了對比和分析,不得不說,癥結還是在我們自己身上。”

    黃文旭的面色慢慢沉郁下來,而陸為民卻顯得很淡然,似乎是早就對這個調研結果有思想準備。

    “問題很多,涉及到方方面面,有些歷史遺留原因,但更多的還是我們的職能部門懶政怠政,對工作既不求甚解,也懶于思考,明明早就該修改或者調整的政策規章制度,但是卻死抱著不放,還振振有詞按照規章辦事。”黃文旭忍不住搖頭,“不給錢不托關系不辦事,給了錢托了關系,那就亂辦事,這種現場不僅僅是在金州,在其他地市更為突出。”

    “和一線城市相比,我們省內的兩座大城市的差距很大,就算是和二線城市中相比,我們仍然有很多明顯的缺陷和不足,如果我們不能及早振作起來,及時改進,我們會在與其他二線城市的競爭角逐中迅速敗下陣來,而這一戰我們卻是敗不得,一旦敗了,可能我們就再無追回來的機會了。”

    陸為民眼神冷峻,語氣卻是平緩決然,“所以我來這里,哪怕可以先把發展經濟的動作緩一緩,首先就要我們的觀念思想和作風徹底整肅一次,而要解決這個問題,我們不需要大鳴大放的宣傳造勢,也不需要什么運動式的大掃除,我們就是要存在的問題一個個拿出來,一個個對照,誰分管的,限時解決處理好,屆時省委督查辦要專門下去,有針對性的多輪暗訪抽查,徹底根治這些痼疾。”

    黃文旭一時間沒有說話,他能感受到對方內心的堅決和急迫。

    “文旭,時不我待啊,我們來這里,不是坐在辦公室高談闊論的,也不是淺嘗輒止的,組織給了我們這副擔子,那我們就只能硬挺著挑下去。”陸為民重新走到窗前,目光落在窗外,“我們省曾經在解放之后一直位居全國前列,但是現在我們落后了,就只能從頭再來,舍棄一切奮起直追,我相信我們可以做到!”

    雄關漫步真如鐵,而今邁步從頭越!

    ************

    本書也該結束了,不過俺的都市官文新書《還看今朝》已經肥了,4月1日凌晨零時上架,請喜歡官文的兄弟們可以宰了!先更七更兩萬字,明天白天還有三更,湊齊十更三萬字!可能凌晨更新會有延時,請兄弟們耐心稍等,給堅持官文的老瑞一份支持!8)
5858xs.com
安徽快三.遗漏